首页 经部 礼类 仪礼(附译文)

有司

仪礼(附译文) 佚名 18055 2020-06-07 17:05

  有司彻,扫堂。司宫摄酒。乃燅尸俎,卒燅,乃升羊、豕、鱼三鼎,无腊与肤,乃设扃鼏,陈鼎于门外,如初。

  乃议侑于宾,以异姓。宗人戒侑。侑出,俟于庙门之外。

  司宫筵于户西,南面;又筵于西序,东面。尸与侑,北面于庙门之外,西上。主人出迎尸,宗人摈。主人拜,尸答拜。主人又拜侑,侑答拜。主人揖,先入门,右。尸入门,左;侑从,亦左。揖,乃让。主人先升自阼阶,尸、侑升自西阶,西楹西,北面东上。主人东楹东,北面拜至,尸答拜。主人又拜侑,侑答拜。

  乃举,司马举羊鼎,司士举豕鼎、举鱼鼎,以入。陈鼎如初。雍正执一匕以从,雍府执二匕以从,司士合执二俎以从,司士赞者亦合执二俎以从。匕皆加于鼎,东枋。二俎设于羊鼎西,西缩。二俎皆于二鼎西,亦西缩。雍人合执二俎,陈于羊俎西,并皆西缩。覆二疏匕于其上,皆缩俎,西枋。

  主人降,受宰几。尸、侑降,主人辞,尸对。宰授几,主人受,二手横执几,揖尸。主人升,尸、侑升,复位。主人西面,左手执几,缩之,以右袂推拂几三,二手横执几,进授尸于筵前。尸进,二手受于手间,主人退。尸还几,缩之,右手执外廉,北面奠于筵上,左之,南缩,不坐。主人东楹东,北面拜。尸复位,尸与侑皆北面答拜。主人降洗,尸、侑降,尸辞洗。主人对,卒洗,揖。主人升,尸、侑升,尸西楹西北面拜洗。主人东楹东北面奠爵答拜,降盥。尸、侑降,主人辞,尸对。卒盥。主人揖,升,尸、侑升。主人坐取爵,酌献尸。尸北面拜受爵,主人东楹东北面拜送爵。主妇自东房荐韭、菹、醢,坐奠于筵前,菹在西方。妇赞者执昌、苴、醢以授主妇。主妇不兴,受;陪设于南,昌在东方。兴,取笾于房,麷、蕡坐设于豆西,当外列,麷在东方。妇赞者执白、黑以授主妇。主妇不兴,受,设于初笾之南,白在西方;兴,退。乃升。司马朼羊,亦司马载。载右体,肩、臂、肫、胳、臑,正脊一、脡脊一、横脊一,短胁一、正胁一、代胁一,肠一、胃一、祭肺一,载于一俎。羊肉湆:臑折、正脊一、正胁一、肠一、胃一、哜肺一,载于南俎。司士朼豕,亦司士载,亦右体:肩、臂、肫、胳、臑,正脊一、脡脊一、横脊一,短胁一、正胁一、代胁一,肤五、哜肺一,载于一俎。侑俎:羊左肩、左肫、正脊一、胁一、肠一、胃一、切肺一,载于一俎。侑俎:豕左肩折、正脊一、胁一、肤三、切肺一,载于一俎。阼俎:羊肺一,祭肺一,载于一俎。羊肉湆:臂一、脊一、胁一、肠一、胃一、哜肺一,载于一俎。豕脀:臂一、脊一、胁一、肤三、哜肺一,载于一俎。主妇俎:羊左臑、脊一、胁一、肠一、胃一、肤一、哜羊肺一,载于一俎。司士朼鱼,亦司士载,尸俎五鱼,横载之,侑、主人皆一鱼,亦横载之,皆加膴祭于其上。卒升。宾长设羊俎于豆南,宾降。尸升筵自西方,坐,左执爵,右取韭、菹手耎于三豆,祭于豆间。尸取麷、蕡,宰夫赞者取白、黑以授尸。尸受,兼祭于豆祭。雍人授次宾疏匕与俎。受于鼎西,左手执俎左廉,缩之,却右手执匕枋,缩于俎上,以东面受于羊鼎之西。司马在羊鼎之东,二手执桃匕枋以挹湆,注于疏匕,若是者三。尸兴,左执爵,右取肺,坐祭之,祭酒,兴,左执爵。次宾缩执匕俎以升,若是以授尸。尸却手受匕枋,坐祭,哜之,兴,覆手以授宾。宾亦覆手以受,缩匕于俎上以降。尸席末坐啐酒,兴,坐奠爵,拜,告旨,执爵以兴。主人北面于东楹东,答拜。司马羞羊肉湆,缩执俎。尸坐奠爵,兴取肺,坐绝祭,哜之,兴,反加于俎。司马缩奠俎于羊湆俎南,乃载于羊俎,卒载俎,缩执俎以降。尸坐执爵以兴。次宾羞羊燔,缩执俎,缩一燔于俎上,盐在右。尸左执爵,受燔,手耎于盐,坐振祭,哜之,兴,加于羊俎。宾缩执俎以降。尸降筵,北面于西楹西,坐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。主人北面于东楹东答拜。主人受爵。尸升筵,立于筵末。

  主人酌,献侑。侑西楹西北面拜受爵。主人在其右,北面答拜。主妇荐韭菹醢,坐奠于筵前,醢在南方。妇赞者执二笾麷、蕡,以授主妇。主妇不兴,受之,奠麷于醢南,蕡在麷东。主妇入于房。侑升筵自北方。司马横执羊俎以升,设于豆东。侑坐,左执爵,右取菹手耎于醢,祭于豆间,又取麷、蕡同祭于豆祭,兴,左执爵,右取肺,坐祭之,祭酒,兴,左执爵。次宾羞羊燔,如尸礼。侑降筵自北方,北面于西楹西,坐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。主人答拜。

  尸受侑爵,降洗。侑降立于西阶西,东面。主人降自阼阶,辞洗。尸坐奠爵于篚,兴对,卒洗。主人升,尸升自西阶。主人拜洗。尸北面于西楹西,坐奠爵,答拜,降盥。主人降,尸辞,主人对。卒盥。主人升。尸升,坐取爵,酌。司宫设席于东序,西面。主人东楹东北面拜受爵,尸西楹西北面答拜。主妇荐韭、菹、醢,坐奠于筵前,菹在北方。妇赞者执二笾麷、蕡,主妇不兴,受,设麷于菹西北,蕡在麷西。主人升筵自北方,主妇入于房。长宾设羊俎于豆西。主人坐,左执爵,祭豆笾,如侑之祭,兴,左执爵,右取肺,坐祭之,祭酒,兴。次宾羞匕湆。如尸礼。席末坐啐酒,执爵以兴。司马羞羊肉湆,缩执俎。主人坐,奠爵于左,兴,受肺,坐绝祭,哜之,兴,反加于湆俎。司马缩奠湆俎于羊俎西,乃载之,卒载,缩执虚俎以降。主人坐取爵以兴。次宾羞燔,主人受,如尸礼。主人降筵自北方,北面于阼阶上,坐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。尸西楹西答拜。主人坐奠爵于东序南。侑升。尸、侑皆北面于西楹西。主人北面于东楹东,再拜崇酒。尸、侑皆答再拜。主人及尸、侑皆升就筵。

  司宫取爵于篚,以授妇赞者于房东,以授主妇。主妇洗爵于房中,出实爵,尊南,西面拜献尸。尸拜,于筵上受。主妇西面于主人之席北,拜送爵,入于房,取一羊鉶,坐奠于韭菹西。主妇赞者执豕鉶以从,主妇不兴,受,设于羊鉶之西,兴,入于房,取糗与腶修,执以出,坐设之,糗在蕡西。修在白西,兴,立于主人席北。西面。尸坐,左执爵,祭糗修,同祭于豆祭,以羊鉶之柶挹羊鉶,遂以挹豕鉶,祭于豆祭,祭酒。次宾羞豕匕湆,如羊匕湆之礼。尸坐啐酒,左执爵,尝上鉶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,主妇答拜。执爵以兴。司士羞豕脀。尸坐奠爵,兴受,如羊肉湆之礼,坐取爵,兴。次宾羞豕燔。尸左执爵,受燔,如羊燔之礼,坐卒爵,拜。主妇答拜。

  受爵,酌,献侑。侑拜受爵,主妇主人之北西面答拜。主妇羞糗、修,坐奠糗于麷南,修在蕡南。侑坐,左执爵,取糗、修兼祭于豆祭。司士缩执豕脀以升。侑兴取肺,坐祭之。司士缩奠豕脀于羊俎之东,载于羊俎,卒,乃缩执俎以降。侑兴。次宾羞豕燔,侑受如尸礼,坐卒爵,拜。主妇答拜。

  受爵,酌以致于主人。主人筵上拜受爵,主妇北面于阼阶上答拜。主妇设二鉶与糗、修,如尸礼。主人其祭糗、修,祭鉶,祭酒,受豕匕湆,拜啐酒,皆如尸礼。尝鉶不拜。其受豕脀,受豕燔,亦如尸礼。坐卒爵,拜。主妇北面答拜,受爵。

  尸降筵,受主妇爵以降。主人降,侑降。主妇入于房。主人立于洗东北,西面。侑东面于西阶西南。尸易爵于篚,盥洗爵,主人揖尸、侑。主人升。尸升自西阶,侑从。主人北面立于东楹东,侑西楹西北面立。尸酌。主妇出于房。西面拜,受爵。尸北面于侑东答拜。主妇入于房。司宫设室于房中,南面。主妇立于席西。妇赞者荐韭、菹、醢,坐奠于筵前,菹在西方。妇人赞者执麷、蕡以授妇赞者,妇赞者不兴,受,设麷于菹西,蕡在麷南。主妇升筵。司马设羊俎于豆南。主妇坐,左执爵,右取菹手耎于醢,祭于豆间;又取麷、蕡兼祭于豆祭。主妇奠爵,兴取肺,坐绝祭,哜之;兴加于俎,坐梲手,祭酒,啐酒。次宾羞羊燔。主妇兴,受燔,如主人之礼。主妇执爵以出于房,西面于主人席北,立卒爵,执爵拜。尸西楹西北面答拜。主妇入立于房。尸、主人及侑皆就筵。

  上宾洗爵以升,酌,献尸。尸拜受爵。宾西楹西北面拜送爵。尸奠爵于荐左。宾降。

  主人降,洗爵,尸、侑降。主人奠爵于篚,辞。尸对。卒洗,揖。尸升,侑不升。主人实爵酬尸,东楹东,北面坐奠爵,拜。尸西楹西北面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爵拜。尸答拜。降洗。尸降辞。主人奠爵于篚,对,卒洗。主人升。尸升。主人实爵,尸拜受爵。主人反位,答拜。尸北面坐,奠爵于荐左。

  尸、侑、主人皆升筵。乃羞,宰夫羞房中之羞于尸、侑、主人、主妇,皆右之,司士羞庶羞于尸、侑、主人、主妇,皆左之。

  主人降,南面拜众宾于门东,三拜。众宾门东,北面,皆答壹拜。主人洗爵,长宾辞。主人奠爵于篚,兴对,卒洗,升酌,献宾于西阶上。长宾升,拜受爵。主人在其右,北面答拜。宰夫自东房荐脯、醢,醢在西。司士俎于豆北,羊胳一,肠一,胃一,切肺一,肤一。宾坐,左执爵,右取脯,手耎于醢,祭之,执爵兴,取肺,坐祭之,祭酒,遂饮,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。主人答拜,受爵,宾坐取祭以降,西面坐委西阶西南。宰夫执荐以从,设于祭东;司士执俎以从,设于荐东。

  众宾长升,拜受爵,主人答拜。坐祭,立饮,卒爵,不拜既爵。宰夫赞主人酌,若是以辩。辩受爵。其荐脯、醢与脀,设于其位。其位继上宾而南,皆东面。其脀体,仪也。

  乃升长宾,主人酌,酢于长宾,西阶上北面,宾在左。主人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,宾答辩。坐祭,遂饮,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。宾答拜。宾降。

  宰夫洗觯以升。主人受酌,降酬长宾于西阶南,北面。宾在左。主人坐奠爵,拜,宾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爵拜。宾答拜。主人洗,宾辞。主人坐奠爵于篚,对,卒洗,升酌,降复位。宾拜受爵,主人拜送爵。宾西面坐,奠爵于荐左。

  主人洗,升酌,献兄弟于阼阶上。兄弟之长升,拜受爵。主人在其右答拜。坐祭,立饮,不拜既爵,皆若是以辩。辩受爵,其位在洗东,西面北上。升受爵,其荐脀设于其位。其先生之脀,折,胁一,肤一。其众,仪也。

  主人洗,献内宾于房中。南面拜受爵,主人南面于其右答拜。坐祭,立饮,不拜既爵。若是以辩,亦有荐脀。

  主人降洗,升献私人于阼阶。拜于下,升受,主人答其长拜。乃降,坐祭,立饮,不拜既爵。若是以辩。宰夫赞主人酌。主人于其群私人,不答拜。其位继兄弟之南,亦北上,亦有荐脀。主人就筵。

  尸作三献之爵。司士羞湆鱼,缩执俎以升。尸取膴祭祭之,祭酒,卒爵。司士缩奠俎于羊俎南,横载于羊俎,卒,乃缩执俎以降。尸奠爵拜。三献北面答拜,受爵,酌献侑。侑拜受,三献北面答拜。司士羞湆鱼一,如尸礼。卒爵拜。三献答拜,受爵,酌致主人。主人拜受爵,三献东楹东北面答拜。司士羞一湆鱼,如尸礼。卒爵拜。三献答拜,受爵。尸降筵,受三献爵,酌以酢之。三献西楹西北面拜受爵,尸在其右以授之。尸升筵,南面答拜,坐祭,遂饮,卒爵拜。尸答拜。执爵以降,实于篚。

  二人洗觯,升实爵,西楹西,北面东上,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,尸、侑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,尸、侑答拜。皆降洗,升酌,反位。尸、侑皆拜受爵,举觯者皆拜送。侑奠觯于右。尸遂执觯以兴,北面于阼阶上酬主人。主人在右。坐奠爵,拜,主人答拜。不祭,立饮,卒爵,不拜既爵,酌,就于阼阶上酬主人。主人拜受爵。尸拜送。尸就筵,主人以酬侑于西楹西,侑在左。坐奠爵,拜。执爵兴,侑答拜。不祭,立饮,卒爵,不拜既爵,酌,复位。侑拜受,主人拜送。主人复筵,乃升长宾。侑酬之,如主人之礼。至于众宾,遂及兄弟,亦如之,皆饮于上。遂及私人,拜受者升受,下饮,卒爵,升酌,以之其位,相酬辩。卒饮者实爵于篚。乃羞庶羞于宾、兄弟、内宾及私人。

  兄弟之后生者举觯于其长。洗,升酌,降,北面立于阼阶南,长在左。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,长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爵,执爵以兴,坐奠爵,拜,执爵以兴,长答拜。洗,升酌,降。长拜受于其位,举爵者东面答拜。爵止。

  宾长献于尸,如初,无湆,爵不止。

  宾一人举爵于尸,如初,亦遂之于下。

  宾及兄弟交错其酬,皆遂及私人,爵无算。

  尸出,侑从。主人送于庙门之外,拜,尸不顾,拜侑与长宾,亦如之。众宾从。司士归尸、侑之俎。主人退,有司彻。

  若不宾尸,则祝、侑亦如之。尸食,乃盛俎、臑、臂、肫、脡脊、横脊、短胁、代胁,皆牢;鱼七;腊辩。无髀。卒盛,乃举牢肩。尸受,振祭,哜之。佐食受,加于肵。

  佐食取一俎于堂下以入,奠于羊俎东。乃摭于鱼、腊俎,俎释三个。其馀皆取之,实于一俎以出。祝、主人之鱼、腊取于是。尸不饭,告饱。主人拜侑,不言,尸又三饭。佐食受牢举,如傧。

  主人洗、酌,酳尸,宾羞肝,皆如傧礼。卒爵,主人拜,祝受尸爵,尸答拜。祝酌授尸,尸以醋主人,亦如傧。其绥祭,其嘏,亦如傧。其献祝与二佐食,其位,其荐脀,皆如傧。

  主妇其洗献于尸,亦如傧。主妇反取笾于房中,执枣、糗,坐设之,枣在稷南,糗在枣南。妇赞者执栗、脯,主妇不兴,受,设之,栗在糗东,脯在枣东。主妇兴。反位。尸左执爵,取枣、糗。祝取栗、脯以授尸。尸兼祭于豆祭,祭酒,啐酒。次宾羞牢燔,用俎,盐在右。尸兼取燔手耎于盐,振祭,哜之。祝受,加于肵。卒爵。主妇拜。祝受尸爵。尸答拜。祝易爵,洗,酌,授尸。尸以醋主妇,主妇主人之北拜受爵,尸答拜。主妇反位,又拜。上佐食绥祭,如傧。卒爵拜,尸答拜。主妇献祝,其酌如傧。拜,坐受爵。主妇主人之北答拜。宰夫荐枣、糗,坐设枣于菹西,糗在枣南。祝左执爵,取枣、糗祭于豆祭,祭酒,啐酒。次宾羞燔,如尸礼。卒爵。主妇受爵,酌献二佐食,亦如傧。主妇受爵,以入于房。

  宾长洗爵,献于尸。尸拜受。宾户西北面答拜。爵止。主妇洗于房中,酌,致于主人。主人拜受,主妇户西北面拜送爵。司宫设席。主妇荐韭、菹、醢,坐设于席前,菹在北方。妇赞者执枣、糗以从,主妇不兴,受,设枣于菹北,糗在枣西。佐食设俎,臂、脊、胁、肺皆牢,肤三,鱼一,腊臂。主人左执爵,右取菹手耎于醢,祭于豆间,遂祭笾,奠爵,兴,取牢肺,坐绝祭,哜之,兴,加于俎,坐梲手,祭酒,执爵以兴,坐卒爵,拜。主妇答拜,受爵,酌以醋,户内北面拜,主人答拜。卒爵,拜。主人答拜。主妇以爵入于房。尸作止爵,祭酒,卒爵。宾拜。祝受爵。尸答拜。祝酌授尸。宾拜受爵,尸拜送。坐祭,遂饮,卒爵拜。尸答拜。献祝及二佐食。洗,致爵于主人。主人席上拜受爵,宾北面答拜。坐祭,遂饮,卒爵,拜。宾答拜,受爵,酌,致爵于主妇。主妇北堂。司宫设席,东面。主妇席北东面拜受爵,宾西面答拜。妇赞者荐韭、菹、醢,菹在南方。妇人赞者执枣、糗,授妇赞者;妇赞者不兴,受,设枣于菹南,糗在枣东。佐食设俎于豆东,羊臑,豕折,羊脊、胁,祭肺一,肤一,鱼一,腊臑。主妇升筵,坐,左执爵,右取菹手耎于醢,祭之,祭笾,奠爵,兴取肺,坐绝祭,哜之,兴加于俎,坐梲手,祭酒,执爵兴,筵北东面立卒爵,拜。宾答拜。宾受爵,易爵于篚,洗、酌,醋于主人,户西北面拜,主人答拜。卒爵,拜,主人答拜。宾以爵降奠于篚。乃羞。宰夫羞房中之羞,司士羞庶羞于尸、祝、主人、主妇,内羞在右,庶羞在左。

  主人降,拜众宾,洗,献众宾。其荐脀,其位,其酬醋,皆如傧礼。主人洗,献兄弟与内宾,与私人,皆如傧礼。其位,其荐脀,皆如傧礼。卒,乃羞于宾、兄弟、内宾及私人,辩。

  宾长献于尸,尸醋,献祝,致,醋。宾以爵降,实于篚。

  宾、兄弟交错其酬。无算爵。

  利洗爵,献于尸,尸醋。献祝,祝受,祭酒,啐酒,奠之。

  主人出,立于阼阶上,西面。祝出,立于西阶上,东面。祝告于主人曰;「利成。」祝入。主人降,立于阼阶东,西面。尸谡,祝前,尸从,遂出于庙门。祝反,复位于室中。祝命佐食彻尸俎。佐食乃出尸俎于庙门外,有司受,归之。彻阼荐俎。

  乃餕,如傧。

  卒餕,有司官彻馈,馔于室中西北隅,南面,如馈之设,右几,厞用席。纳一尊于室中。司宫扫祭。主人出,立于阼阶上。西面。祝执其俎以出,立于西阶上,东面。司宫阖牖户。祝告利成,乃执俎以出于庙门外,有司受,归之。众宾出。主人拜送于庙门外,乃反。妇人乃彻,彻室中之馔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译文】

  有司撤去室中之馈及祝、佐食之俎,并于堂上打扫。司宫设酒。又将尸俎上的祭品拿回灶上温热。温热后,将羊、豕、鱼升入鼎中,但不设兽和肤的专鼎;放好抬鼎的杠子与覆鼎的幂,将鼎陈设在庙门外,和先前一样。进而于宾客中选择佐助“尸”的人——侑,侑须与“尸”异姓。宗人嘱咐侑后,侑出来到庙门外,等待“尸”之到来。

  司宫接着为“尸”设席于室户之西,席的正面朝南;又为侑设席于西序,席的正面向东。“尸”和侑立于庙门外,面朝北,以西为上。主人出庙门迎“尸”,宗人为傧相。主人向“尸”行拜,“尸”答拜。主人又向侑行拜,侑答拜。主人向“尸”和侑拱手,先入门,站在右边。

  “尸”随之入门,站在左边;侑又随之入门,也站在左边。接着主人、“尸”、侑相互揖让,至阶前又揖让。进而主人从东阶先登堂;“尸”

  和侑则随即从西阶登堂,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,以东为上。主人则立于东楹柱的东边,面朝北,拜谢“尸”的驾临;“尸”答拜。主人又拜谢侑的驾临,侑答拜。

  于是抬鼎,司马二人抬羊鼎,司士四人以二人抬豕鼎、二人抬鱼鼎。

  抬进来后将鼎陈设于东阶下,面面朝西,以北为上,和先前一样。雍正执一匕(羊匕)从于鼎后,雍府执二匕(豕匕、鱼匕)从于雍正之后,司士执拿两只俎又从于雍府之后,司士助手也执拿合在一起的两只俎又从于司士之后。匕都置于鼎上,匕柄朝东。两只俎设在羊鼎的西边,东西陈设。两只俎设在豕鼎和鱼鼎的西边,也东西陈设。雍府又合执两只俎,将其陈设在羊俎的西边,与前面所陈并排,都是东西陈设;将两只柄上刻有花纹图案的匕顺着放在俎上,匕柄向西。

  主人下堂,接过冢宰交给的几。“尸”、侑下堂,主人辞谢,“尸”

  答谢。冢宰授几于主人,主人接过来,用双手横着拿几,并向“尸”作揖。主人登堂,“尸”、侑登堂,主人返回东楹柱东边之位,“尸”、侑返回西楹柱西边之位。主人面朝西,左手顺几而拿着,右手以袖子拂拭几上灰尘三下;然后双手横拿着几,进至席前授给“尸”。“尸”进前两手相并执几中间接过来,主人退回东楹柱东边原位。“尸”将几转过来,由横着拿变为竖着拿。右手执拿几的外边,左手执拿几的里边,面朝北将几放在席上左侧,自北而南竖着放,放几时“尸”不坐下。主人站在东楹柱的东边,面朝北向“尸”行拜。“尸”返回西楹柱西边原位,与侑皆面朝北,向主人答拜。

  主人下堂洗手,“尸”、侑下堂,“尸”请主人不需洗手。主人答谢,坚持洗完手,并向“尸”行拱手礼。主人上堂,“尸”、侑也上堂,“尸”站在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拜谢主人洗手。主人站在东槛柱的东边,面朝北放下酒爵答拜,又下堂清洗酒爵。“尸”侑也下堂,主人请“尸”不需下堂,“尸”答谢。洗爵完毕,主人向“尸”、侑拱手,然后登堂,“尸”、侑也登堂。主人坐下,取酒爵斟酒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面朝北向主人行拜,接过酒爵,主人站在东楹柱的东边,面朝北向“尸”行拜送爵。

  主妇从东房取来韭菹和肉酱,坐下设于席的前面;韭菹在西边,肉酱在东边。主妇助手端拿用昌蒲根制成的菹和带骨的肉酱,授给主妇。

  主妇不起立,接过来,附设在韭菹和肉酱的449南边,昌菹在东,带骨之肉酱在西。接着起立,从房中取笾;笾中盛煮熟的麦和炒熟的大麻子,主妇坐下,将其设在四豆的西边,与昌菹、带骨之肉酱并列;盛煮熟的麦之笾在东,盛炒熟的大麻子之笾在西。主妇助手执拿盛熬稻之笾和盛熬黍之笾授给主妇。主妇不起立,接过来;并将其设在前面两只笾的南边,其中,盛熬稻之笾在西,盛熬黍之笾在东;然后起立,退下。

  接着升出牲体而载于俎。司马用匕将牲体从羊鼎中升出而载于俎上。俎上所载为牲之右半体,前胫骨,后胫骨,前脊骨一块、中脊骨一块,后脊骨一块,后肋骨一块,中肋骨一块,前肋骨一块,肠一段,胃一块,祭肺一块,凡此皆载在一只俎上。司马又从羊肉汁中取出前肢下段半块、前脊骨一块、中肋骨一块、肠一截、胃一块、离肺一块,载于南边俎上。司士亦用匕将牲体从豕鼎中升出并载于俎上,俎上所载为牲之右半体,前胫骨,后胫骨,前脊骨一块,中脊骨一块,后脊骨一块,后肋骨一块,中肋骨一块,前肋骨一块,肤五块,祭肺一块,载于一只俎上。侑俎上所载:羊的左肩,左后肢上截,前脊骨一块,肋骨一块,肠一截,胃一块,祭肺一块,凡此皆载于一只俎上。另一只侑俎所载:豕的左肩半块,前脊骨一块,肋骨一块,肤三块,祭肺一块,凡此亦载于一只俎上。主人之俎所载:羊肺一块,祭肺一块,凡此亦载于一只俎上。又从羊肉汁中取出左前肢一块,脊骨一块,肋骨一块,肠一截,胃一块,祭肺一块,载于一只俎上。豕俎所载:前肢一段,脊骨一块,肋骨一块,肤三块,祭肺一块,凡此皆载于一只俎上。主妇之俎所载:羊的左前肢下段,脊骨一块,肋骨一块,肠一截,胃一块,肤一块,羊祭肺一块,凡此亦皆载于一只俎上。司士又用匕将鱼从鱼鼎中升出并载于俎上,其中“尸”俎鱼五条,横着载于俎上;侑俎和主人俎都是鱼一条,亦是横着载于俎上;“尸”、侑、主人之俎都放有大块鱼肉以用于祭祀。载尸羊俎完毕。上宾将羊俎设于豆的南边,然后下堂。“尸”从西边来到席上,坐下;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韭菹,在三只豆中蘸过之后,于豆间行祭。“尸”接着取煮熟的麦和炒熟的大麻子,宰夫助手则取熬稻和熬黍授给“尸”。“尸”接过来,并于刚祭过的豆间行祭。

  雍人将柄上刻有花纹图案的疏匕和俎授给次宾。次宾于鼎的西边接过来,左手执拿俎的左边,竖着俎,仰其右手执拿着匕柄,将其竖着放于俎上,面朝东于羊鼎之西接过俎。司马在羊鼎的东边,双手执持匕柄汲取肉汁注入疏匕,凡此共三次。“尸”起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羊祭肺,坐下行祭;又祭酒,起立,左手执酒爵。次宾竖着执拿匕、俎登堂,并就这样授给“尸”。“尸”仰其手接过匕柄,坐下行祭,尝肉汁;继而起立,翻过手心向下面将匕还给次宾。次宾亦翻过手心向下将匕接过来,并竖着放匕于俎上,而后下堂。“尸”坐在席的末端尝酒,起立,旋即坐下,放下酒爵,继而向主人行拜,告主人味美,接着执拿酒爵起立。主人于东楹柱的东边面朝北答拜。

  司马献上另一只羊俎,竖着端上。“尸”坐下,放下酒爵,起立取肺,坐下将肺撕开行祭,尝肺;起立,将其放回羊俎上。司马竖着将俎放在羊俎的南边,并将此俎上的肉载于前一只羊俎上;载毕,亦竖着执拿空俎下堂。

  “尸”坐下执酒爵起。次宾献上羊之炙肉,竖着拿俎,俎上竖着放一块羊之炙肉,盐放在俎上右侧。“尸”左手执酒爵,右手从次宾所献俎上接过炙肉,蘸盐;接着坐下振祭,尝炙肉;然后起立,将炙肉加放在羊俎上面。次宾竖着执俎下堂。“尸”自席上下来,面朝北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坐下饮尽酒爵中酒;继而端拿酒爵起立,又坐下放下酒爵,向主人行拜;然后再端拿酒爵起立。主人面朝北立于东楹柱的东边,向“尸”答拜。主人从尸手中接过空爵。“尸”返回席位,立于席的末端。主人斟酒献给侑。侑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向主人行拜后接过酒爵。主人站在侑的右边,面朝北向侑答拜。

  主妇呈献韭菹、肉酱,坐下放在侑的席前,肉酱在南,韭菹在北。

  主妇助手执一盛煮熟的麦、一盛炒熟的大麻子的两只笾授给主妇。主妇不起立,接过来,将盛煮熟的麦之笾放在肉酱的南边,又将盛炒熟的大麻子之笾放在盛煮炒的麦之笾的东边。陈放完毕,主妇回到房中。

  侑从北边登堂至席上。司马横着端拿羊俎登堂,并将其设在豆的东边。侑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菹蘸以肉酱后,于豆间行祭;又取煮熟的麦和炒熟的大麻子于刚祭过的豆间行祭;继而起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肺,坐下行祭,祭酒;接着又起立,左手执酒爵。

  次宾呈献羊之炙肉,和献尸之礼相同。侑从北边下席,面朝北立于西楹柱的西边;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执拿酒爵起立;又坐下放下酒爵,向主人行拜。主人答拜。

  “尸”从侑手中接过空爵,下堂清洗。侑也下堂,立于西阶西边,面朝东。主人则从东阶下堂,请“尸”不必洗爵。“尸”坐下将空爵放入篚中,然后起立答谢主人。洗爵完毕,主人登堂,“尸”则从西阶登堂。主人拜谢“尸”洗爵。“尸”面朝北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坐下放下酒爵,向主人答拜,继而下堂洗手。主人陪同下堂,“尸”辞谢,主人答谢。洗手完毕,主人登堂。“尸”登堂,坐下取酒爵斟上酒。司宫于东序设席,席的正面向西。主人立于东楹柱的东边,面朝北向“尸”行拜后接过酒爵,“尸”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答拜。

  主妇呈献韭菹、肉酱,坐下陈设在主人席前;韭菹在北,肉酱在南。

  主妇助手执拿一盛煮熟的麦、一盛炒熟的大麻子的两只笾呈给主妇;主妇不起立,接过来;陈设盛煮熟的麦之笾于韭菹的西北边,陈设盛炒熟的大麻子之笾于盛煮熟的麦之笾的西边。主人从北边来到席上,主妇返回房中。

  宾长设羊俎于豆的西边。主人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祭豆、祭笾,和侑祭之礼仪一样;继而起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祭肺;然后坐下用肺行祭,又祭酒,起立。

  次宾呈献羊匕和羊肉汁,和献“尸”之礼相同。主人坐于席的末端,尝酒,然后执拿酒爵起立。

  司马献给主人另一只羊俎,献时竖着执俎。主人坐下,将酒爵放在左侧;接着起立,从司马所献俎上取过肺,坐下将肺撕开行祭,尝肺;然后起立,将肺放回司马所献俎上。司马竖着将此俎放在前一只羊俎的西边,将此俎上的祭品载于前一只羊俎上;载毕,竖着执拿空俎下堂。

  主人坐下取酒爵后起立。次宾呈献羊之炙肉给主人;主人接过来,其礼仪和献“尸”时一样。

  主人从北边下席,面朝北立于东阶上,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执酒爵起立;又坐下放下酒爵,向“尸”行拜,然后执拿酒爵起立。“尸”于西楹柱的西边向主人答拜。主人坐下将空爵放在东序的南边。侑登堂。

  “尸”、侑都面朝北立于西楹柱的西边。主人面朝北立于东楹柱的东边,为谢完酒而行拜两次。“尸”和侑都答拜两次。主人和“尸”、侑都返回席上就位。

  司宫从篚中取出酒爵,于房户外的东边授给主妇助手,主妇助手又呈给主妇。主妇于房中洗爵,出房,斟酒后置放于酒尊的南边,然后面朝西向“尸”行拜,端拿酒爵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于席上向主妇回拜,接过酒爵。主妇面朝西立于主人之席的北边,行拜送爵;继而返回房中,取一盛羊羹之器——铏,坐下放在韭菹的西边。主妇助手执拿一盛豕羹之器——铏从于主妇之后;主妇不起立,接过来,将其设在羊铏的西边;继而起立,返入房中,取米粉糕点和经捣捶并加姜桂的干肉,执拿着出房;然后坐下,将米粉糕点放在盛炒熟的大麻子之笾的西边,将干肉设在盛熬稻之笾的西边;设毕起立,于主人之席的北边而立,面朝西。“尸”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以米粉糕点和干肉于豆间行祭;又用羊铏中的勺子舀取羊羹,继而又舀取豕羹,于豆间行祭,然后祭酒。次宾呈献豕匕和豕肉汁,其礼仪和前面献羊匕和羊肉汁时相同。“尸”坐着尝酒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羊羹而尝之,继而执酒爵起立;又坐下放下酒爵,向主妇行拜;主妇答拜。“尸”执酒爵起立。司士献上豕俎于“尸”。

  “尸”坐下放下酒爵,起立接过豕俎,其礼仪和接受前面所献后一只羊俎时相同,然后坐下,取拿酒爵起立。次宾呈献豕之炙肉于“尸”。“尸”左手执酒爵,右手接过豕之炙肉,其礼仪也和前面接受羊之炙肉时一样,然后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妇行拜。

  主妇向“尸”答拜,接过空爵;又斟酒献给侑。侑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妇站在主人之席的北边,面朝西答拜。主妇又呈献米粉糕点和干肉给侑,先坐下将米粉糕点放在盛煮熟的麦之笾的南边,将干肉放在盛炒熟的大麻子之笾的南边。侑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米粉糕点和干肉于豆间行祭。司士竖着执拿豕俎登堂。侑起立取肺,坐下祭肺。司士又竖着将豕俎设在羊俎的东边,并将豕俎上的祭品载于羊俎上,载毕,又竖着执拿空俎下堂。侑起立。次宾呈献豕之炙肉给侑;侑接过来,其礼仪和献“尸”时相同,然后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妇行拜。

  主妇向侑答拜,接过空爵,斟酒后献给主人。主人于席上向主妇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妇面朝北站在东阶上答拜。主妇又陈设羊铏和豕铏及米粉糕点、干肉,其授受、奠设之仪和献“尸”时相同。主人祭米粉糕点,祭干肉,祭铏,祭酒,接受豕匕和豕肉汁,行拜尝酒,其礼仪都和献“尸”时一样;不过尝羹时不行拜礼。主人接受豕俎,接受豕之炙肉,其礼仪也和献“尸”时相同;主人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妇行拜。主妇面朝北答拜,接过空爵。

  “尸”下席,从主妇手中接过酒爵下堂。主人下堂,侑也下堂。主妇则返入房中。主人立于洗的东北边,面朝西。侑面朝东立于西阶的西南边。“尸”从篚中换一只酒爵,又于洗中洗手洗爵。主人向“尸”、侑拱手作揖。主人登堂。“尸”从西阶登堂,侑则从于“尸”后登堂。

  主人面朝北立于东楹柱的东边。侑则面朝北立于楹柱的西边。“尸”斟酒。主妇出房后,面朝西向“尸”行拜,然后接过酒爵。“尸”面朝北立于侑的东侧答拜。主妇返入房中,司宫于房中设席,席的正面向南。

  主妇站在席的西边。主妇助手呈献韭菹、肉酱,坐下放在席的前面,韭菹在西,肉酱在东。宗妇之少者捧拿煮熟的麦和炒熟的大麻子授给主妇助手;主妇助手不起立,接过来,将煮熟的麦放在韭菹的西边,又将炒熟的大麻子放在煮熟的麦的南边。主妇来到席上。司马将羊俎设于豆的南边。主妇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韭菹蘸以肉酱后,于豆间行祭;又取煮熟的麦和炒熟的大麻子于刚祭过的豆间行祭。主妇放下酒爵,起立取肺,坐下将肺撕开行祭,尝肺;起立将肺放回俎上,坐下用佩巾拭手,然后祭酒,尝酒。次宾呈献羊之炙肉给主妇。主妇起立,接过炙肉,其授受之礼和献主人时相同。接着主妇执酒爵出房,面朝西于主人之席的北边,站着饮尽酒爵中酒,然后执空爵向“尸”行拜。“尸”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答拜。主妇返入房中而立。“尸”、主人和侑都来到席上就位。

  宾长清洗酒爵登堂,斟酒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行拜后接过酒爵。

  宾长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行拜送爵。“尸”将酒爵放于先前所陈俎豆的左边。宾长下堂。

  主人下堂,清洗酒爵。“尸”和侑也下堂。主人将酒爵放入篚中,辞谢“尸”下堂。“尸”答谢。洗爵完毕,主人向“尸”作揖。“尸”

  登堂,侑留下来。主人斟酒酬“尸”,立于东楹柱的东边,面朝北坐下放下酒爵,向“尸”行拜。“尸”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又向“尸”行拜。尸答拜。主人下堂洗爵。“尸”亦下堂,请主人不必洗爵。主人答谢,坚持将酒爵洗好,然后放入篚中。主人登堂,“尸”亦登堂。主人斟酒献给“尸”,“尸”行拜后接过酒爵。主人返回东楹柱东边面朝北之位向“尸”答拜。“尸”面朝北坐下,将酒爵放在宾长所献酒爵的南边。

  “尸”、侑、主人都来到席上就位。于是呈献肴馔,宰夫呈献粉制糕点等内馐给“尸”、侑和主人、主妇,都放在右边;司士则呈献羊臐、豕膮等庶馐给“尸”、侑和主人、主妇,都放在左边。

  主人下堂,于门东面朝南向众宾行拜三次。众宾于门东面朝北向主人各答拜一次。主人清洗酒爵,宾长请主人不必洗爵。主人将酒爵放入篚中,起立答谢,洗毕,登堂斟酒,于西阶上献给宾长。宾长登堂,行拜后接过酒爵;主人站在宾长的右边,面朝北答拜。宰夫从东房取来一笾干肉和一豆肉酱献上,肉酱在西,干肉在东。司士则于豆在北边设俎,俎上所载:羊骼一块,肠一截,胃一块,切肺一块,肤一块。宾长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干肉蘸以肉酱后行祭;继而执酒爵起立,取肺后又坐下祭肺;接着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并执酒爵起立;而后坐下放下酒爵,向主人行拜,执酒爵起立。主人答拜,从宾长手中接过空爵。宾长坐下,取干肉与肺下堂,而后面朝西坐下将其放于西阶的西南边。宰夫执豆、笾从宾长而下堂,并将其设于宾长所放干肉和肺的东边。司士则执俎从宰夫而下堂,并将其设于宰夫所放豆、笾的东边。

  众宾各以长幼次第登堂,向主人行拜,接受酒爵,主人一一答拜。

  众宾先后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不为尽爵而拜。宰夫佐助主人斟酒,遍授众宾。众宾遍受酒爵。献给众宾的干肉、肉酱与俎均设在众宾各自的位置上。众宾各自的位置为自宾长而南排列,都面朝东。众宾俎上牲体亦依尊卑不同而载。

  接着请长宾登堂。主人斟酒,代长宾自酬;主人立于西阶上,面朝北,长宾立于主人的左侧。主人坐下放下酒爵,向长宾行拜,然后执拿酒爵起立;长宾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执拿酒爵起立;又坐下放下酒爵,向长宾行拜。长宾答拜,下堂返回西阶西南之位。

  宰夫清洗酒觯登堂。主人接过酒觯斟酒,下堂于西阶南边酬献长宾,面朝北。长宾站在主人的左边。主人坐下放下酒爵,向长宾行拜,长宾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后向长宾行拜。长宾答拜。主人清洗酒爵,长宾请主人不必洗爵。主人坐下将酒爵放入篚中,答谢长宾,洗爵完毕,登堂斟酒,而后下堂返回西阶南面朝北之位。长宾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人答拜送爵。长宾面朝西坐下,将酒爵放在先前宰夫所放俎、豆的左边。

  主人清洗酒爵,登堂斟酒,于东阶上献给众兄弟。兄弟之长登堂,向主人行拜后接过酒爵。主人立于兄弟之长的右边答拜。兄弟之长坐下祭酒;又起立饮酒,但不为尽爵而行拜。主人按此礼一一献酒于众兄弟。众兄弟各人遍受酒爵,众兄弟的位置在洗的东边,面朝西,以北为上。

  众兄弟各人登堂接受酒爵,他们的俎、豆、笾都设在各自的位置上。长兄弟之俎所载:后肢一截,肋骨一块,肤一块。众兄弟俎上牲体依尊卑长幼不同而载。

  主人洗爵,斟酒后于房中献给姑姊妹和宗妇。姑姊妹及宗妇面朝南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人面朝南站在姑姊妹及宗妇右侧答拜。姑姊妹及宗妇坐下祭酒,又站起来饮酒,但也不为尽爵而行拜。主人照此遍授所有的姑姊妹和宗妇,姑姊妹及宗妇则遍受酒爵,而且他们各自的位置上也各设有俎、豆等。

  主人下堂清洗酒爵,登堂于东阶上献给家臣。家臣于堂下 向主人行拜,然后登堂接过酒爵,主人向家臣之长答拜。家臣下堂,坐下祭酒,又站起来饮酒,但也不为尽爵而行拜。主人照此礼遍授众家臣,众家臣遍受酒爵。宰夫佐助主人斟酒。主人不向众家臣答拜。众家臣的位置在众兄弟之位的南边,也是以北为上,并且也都设有各自的俎、豆等。主人献毕,来到东序席上就位。

  “尸”端拿上宾所献之酒爵。司士呈献浸于鱼汁中的鱼,竖着执俎登堂。“尸”取俎上鱼之腹部大肉行祭,又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。司士竖着将鱼俎放在羊俎的南边,并将鱼横载于羊俎上面,载毕,又竖着执空俎下堂。“尸”放下酒爵向上宾行拜。上宾面朝北答拜,接过空爵,斟酒后献给侑。侑向上宾行拜后接过酒爵,上宾面朝北答拜。司马献上浸于鱼汁中的鱼一条,其礼仪和献“尸”之礼相同。侑饮尽酒爵中酒,向上宾行拜,上宾答拜,接过空爵,斟酒后又献给主人。主人向上宾行拜后接过酒爵,上宾站在东楹柱的东边,面朝北答拜。司士呈献浸于鱼汁中的鱼一条,其礼仪和献“尸”之礼相同。主人饮尽酒爵中酒向上宾行拜。上宾答拜后,接过空爵。“尸”下席,从上宾手中接过空爵,斟酒后酬献上宾。上宾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向“尸”行拜后接过酒爵,“尸”站在上宾的右边将酒爵授给上宾。“尸”返回席上,面朝南向上宾答拜。上宾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然后向尸行拜。尸答拜。

  上宾执空爵下堂,并将其放入篚中。

  二人一为“尸”、一为侑清洗酒觯,登堂斟酒,立于西楹柱的西边,面朝北,以东为上,坐下放下酒爵,向“尸”、侑行拜,而后执酒爵起立,“尸”、侑答拜。二人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执酒爵起立,坐下放下酒爵,向“尸”、侑行拜,“尸”、侑答拜。二人都下堂清洗酒觯,登堂斟酒,返回西楹柱西边面朝北以东为上之位。“尸”、侑都向二人行拜后接过酒爵,二人都向“尸”、侑答拜送爵。侑将酒觯放在右边。“尸”进而执酒觯起立,面朝北到东阶上酬献主人;主人立于“尸”的右侧。“尸”坐下放下酒爵,向主人行拜;主人答拜。“尸”不祭酒,站着饮尽酒爵中酒,但不为尽爵而行拜;接着又斟酒,就位于东阶上酬献主人。主人行拜后接过酒爵,“尸”答拜送爵。“尸”来到户西南面席上就位,主人于西楹柱的西边酬侑,侑立于主人的左边。主人坐下放下酒爵,向侑行拜,而后执酒爵起立,侑答拜。主人也不祭酒,站着饮尽酒爵中酒,但也不为尽爵而行拜;接着又斟酒,返回西阶上原位。侑向主人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人答拜送爵。主人回到东序西南席上,进而让长宾登堂。侑酬献长宾,其礼仪和主人酬侑一样。至于众宾酬献众兄弟,其礼仪也如此,且都于西阶上饮酒。直至兄弟之长酬献家臣之长,家臣之长于堂下行拜后登堂接过酒爵,而后下堂饮酒;饮尽酒爵中酒后,又登堂斟酒,就所酬者之位,遍酬各家臣。最后饮酒的人将酒爵放入篚中。继而呈献庶馐给众宾、众兄弟、姑姊妹、宗妇和众家臣。

  兄弟中之幼者呈献酒觯于其长者,幼者清洗酒觯,登堂斟酒,下堂,面朝北立于东阶的南边,长者在幼者的左边。幼者坐下放下酒爵,向长者行拜,而后执拿酒爵起立,长者答拜。幼者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执酒爵起立,又坐下放下空爵,向长者行拜,而后执空爵起立,长者答拜。接着幼者清洗酒爵,登堂斟酒,而后下堂。长者于洗东面朝西之位向幼者行拜后接过酒爵,幼者面朝东答拜。长者放下酒爵。

  宾长献酒给“尸”,其礼仪和上宾三献时相同;然无鱼,酒爵不放下。

  次宾长敬献酒爵给“尸”,其礼仪和前面二人分别献“尸”献侑时相同,同样的礼仪也及于众宾、众兄弟和众家臣。

  众宾和众兄弟交互献酬,都及于众家臣,酬献随己所欲,不计次第之数。

  “尸”出时,侑从于其后。主人送至庙门之外,并向“尸”行拜,“尸”不反顾;主人又行拜送侑和长宾,其礼仪和前面一样。众宾则从长宾而出。司士送“尸”俎、侑俎于各自的家。主人退回寝室,有司撤去堂上堂下之荐俎。

  下大夫无傧“尸”之礼,“尸”七饭之前,祝侑“尸”之礼和上大夫傧“尸”之礼同。“尸”八饭之际,当将以下祭物盛于肵俎:羊、豕的前肢上段下段,后肢上段,中脊骨,后脊骨,后肋骨,前肋骨;鱼七条;兽右半体全部,除髀之外。盛俎完毕,上佐食呈上羊、豕的肩。“尸”接过来振祭,尝肩。佐食再接过来,加放于肵俎上。

  佐食从堂下取一只空俎入室,继而陈放于羊俎的东边。接着将兽俎上的前肋骨、中肋骨、后肋骨和鱼俎上的三条鱼留下,其余的都载于空俎上面,而后执着俎出室。祝和主人俎上的鱼和兽都取于此俎。“尸”

  不再取饭,告主人已饱。主人行拜相劝,但不说话;“尸”又取饭三次。佐食接过羊、豕的肺、脊献上,其礼仪如同傧尸之礼。

  主人清洗酒爵,斟酒,献给“尸”,宾长呈献羊、豕的肝,其礼仪亦如同傧尸之礼。“尸”饮尽酒爵中酒,主人向“尸”行拜,祝从尸手中接过空爵,“尸”向主人答拜。祝斟酒授给“尸”,“尸”以之酬献主人,其礼似亦如同傧尸之礼。进而所行绥祭和祝福主人之礼,也都和傧尸之礼相同。接着主人献祝、献二佐食,其位置和所设俎、豆等,也都和傧尸之礼一样。

  主妇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“尸”,其礼仪也和傧尸之礼相同。主妇返回房中取笾,执一盛枣、一盛粉制糕点的笾出来,坐下将盛枣之笾设在稷的南边,又将盛粉制糕点之笾设在盛枣之笾的南边。主妇助手端拿栗和干肉出来,主妇又起立,接过来将栗设在粉制糕点的东边,又将干肉设在枣的东边。然后主妇起立,返回主人北边原位。“尸”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枣和粉制糕点。祝则取栗和干肉授给“尸”。“尸”一并于豆间行祭,又祭酒,尝酒。次宾用俎呈献羊、豕之炙肉,盐放在俎上右侧。“尸”从俎上取下炙肉蘸盐后振祭,又尝炙肉。接着祝将炙肉接过来,加放在肵俎上面。“尸”饮尽酒爵中酒。主妇向“尸”行拜。祝从“尸”手中接过空爵。“尸”向主妇答拜。祝更换酒爵,清洗后斟酒授给尸。“尸”接过来酬献主妇,主妇站在主人的北边,行拜后接过酒爵;“尸”答拜。主妇返回原位,又向“尸”行拜。接着上佐食行绥祭之礼,和傧尸之礼相同。主妇饮尽酒爵中酒后向“尸”行拜,“尸”答拜。主妇斟酒献给祝,其礼仪和傧尸之礼一样。祝向主妇行拜后坐下接过酒爵。主妇立于主人的北边答拜。继而宰夫呈献枣和粉制糕点,坐下将枣设在菹的西边,又将粉制糕点设在枣的南上。祝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枣和粉制糕点于刚祭过的豆间行祭,又祭酒,尝酒。次宾呈上炙肉,其礼仪和献“尸”时相同。祝饮尽酒爵中酒。主妇从祝手中接过空爵,斟酒后献给二佐食,其礼仪也和傧尸之礼相同。二佐食饮尽酒爵中酒后,主妇接过空爵,返回房中。

  宾长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向宾长行拜后接过酒爵,宾长立于室户的西边面朝北答拜。“尸”搁下酒爵。主妇于房中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主人。主人向主妇行拜后接过酒爵,主妇立于室户的西边面朝北向主人行拜送爵。司宫设席。主妇接着呈上韭菹和肉酱,坐下设于席的前面,韭菹在北,肉酱在南。主妇助手端拿着枣和粉制糕点从于主妇之后;主妇不起立,接过来,将枣设于韭菹的北边,将粉制糕点放在枣的西边。佐食设俎,俎上所载:羊、豕之臂、脊、肋、肺各一块,肤三块,鱼一条,兽之左臂一段。主人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韭菹蘸以肉酱后,于豆间行祭;进而祭笾,放下酒爵;接着起立,取羊、豕之肺,坐下撕开行祭,尝肺;又起立,将肺加放在俎上,坐下拭手后祭酒;然后执拿酒爵起立,又坐下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妇行拜。主妇答拜,从主人手中接过空爵;斟酒后自酬,立于户内面朝北拜谢主人;主人答拜。

  主妇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人行拜。主人答拜。主妇执空爵返回房中。“尸”拿起先前搁下未饮之酒爵,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。宾长向“尸”行拜。

  祝从“尸”手中接过空爵。“尸”向宾长答拜。祝斟酒后授爵于“尸”、宾长向“尸”行拜后接过“尸”回酬之酒爵,“尸”向宾长答拜送爵。

  宾长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后向“尸”行拜。“尸”答拜。接着宾长斟酒献祝和二佐食。献毕清洗酒爵,斟酒后又献给主人。主人于席上向宾长行拜,接过酒爵,宾长面朝北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向宾长行拜。宾长答拜,接过空爵。宾长继而又斟酒献给主妇。主妇立于房中北边,司宫设席,席的正面向东。主妇立于席的北边面朝东向宾长行拜后接过酒爵,宾长面朝西答拜。主妇助手呈上韭菹和肉酱,韭菹设在南边,肉酱设在北边。宗妇之少者执拿枣和粉制糕点授给主妇助手;主妇助手不起立,接过来,将枣设于韭菹的南边,又将粉制糕点设在枣的东边。接着佐食将俎设在豆的东边,俎上所载:羊前肢一段,豕骨半块,羊脊骨一块,肋骨、肺、肤各一块,鱼一条,兽前肢一段。主妇来到席上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韭菹蘸以肉酱后插祭;又祭笾,放下酒爵,起立取肺,坐下将肺撕开行祭,尝肺;继而起立,将肺加放在俎上,坐下拭手;然后祭酒,执拿酒爵起立,于席的北边面朝东站着饮尽酒爵中酒,向宾长行拜。宾长答拜,从主妇手中接过空爵。宾长接着从篚中更换一只酒爵,清洗斟酒后,代主人自酬,立于室户的西边面朝北向主人行拜,主人答拜。宾长饮尽酒爵中酒,又向主人行拜,主人答拜。宾长执拿空爵下堂,将其放入篚中。进而行献馐之礼。宰夫呈献内馐、司士呈献庶馐给尸、祝、主人、主妇,内馐设在右边,庶馐设在左边。

  主人下堂拜谢众宾;清洗酒爵,斟酒献给众宾。众宾的俎、豆和位置、主人酬宾和自酬的礼仪,都和傧尸之礼一样。主人又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众兄弟、姑姊妹,宗妇和家臣,其礼仪都和傧尸之礼相同。众兄弟、姑姊妹、宗妇和家臣的位置和俎、豆等也都和傧尸之礼相同。献酒完毕,接着遍献庶馐给众宾、众兄弟、姑姊妹、宗妇和众家臣。

  宾长献酒给“尸”,“尸”接过来又回敬宾长。宾长又献酒于祝、主人、主妇,然后自酬。宾长饮尽酒爵中酒后执空爵下堂,并将其放入篚中。

  众宾、众兄弟交互旅酬,随己所欲,不计次第之数。

  上佐食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接过来回敬上佐食。

  上佐食又献酒给祝。祝接过酒爵,祭酒,尝酒,而后放下酒爵。

  主人出室,立于东阶上,面朝西。祝出室,立于西阶上,面朝东。

  祝告主人说:“礼成。”祝入室。主人下堂,立于东阶东边,面朝西。

  “尸”起立。祝于前面引导,“尸”从于祝后,走出庙门。祝返回室中就位。接着祝命佐食撤去“尸”俎。佐食遵命将“尸”俎拿到庙门外边;有司接过“尸”俎,送到“尸”的家里。随后佐食又撤去主人的俎、豆。进而行馂食之礼,其礼和傧尸时相同。

  馂食完毕,司马、司士撤俎,宰夫取敦与豆,设于室中西北隅,正面朝南,与馈食之设相同,几放在右边,并用席子挡住光线。又于室中陈设一只酒尊。司宫清扫豆间之祭物,将其埋于西阶的东边。主人出室,立于东阶上,面朝西。祝执自己的俎出室,立于西阶上,面朝东。司宫关好门窗。祝告主人:“礼成”,随后执着俎走出庙门外;有司从祝手中接过俎,并送到祝的家里。众宾出室,主人到庙门外行拜相送,而后返回。主妇助手撤去房中荐俎,又撤去刚设于室中西北隅的俎、豆等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