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学 长篇小说 女仙外史

第一百回 忠臣义士万古流芳 烈媛贞姑千秋表节

女仙外史 吕熊 5135 2020-04-18 13:17

  且说刘璟见月君升天,感叹一番,退兵在河间地方,还指望着建文回銮,进讨灭燕。不意奉到相府密札,召请还朝。刘元帅遂将兵符交与谭监军,止带小皂旗,星夜驰至阙下。原来朝中先得了程知星赍到行在玉函,是令大臣转奏帝师,说圣意决不回銮。即刻又得了帝师封谕二绝句。举朝大惊。所以召刘元帅来商议。文武诸臣佥同在行殿启发玉函视之,乃是一首七言绝句,诗云:

  杖锡南游岁月深,山云水月任闲吟。

  尘心消尽无些子,不爱临轩万虑侵。

  程知星举手道:“家君夜观干象,见太阴星移位,女虚分野,王气潜消。又卜得‘涣’卦,亦是解散之义。当日帝在神乐观时,曾卜得‘坤’卦,正是太阴承天之候,也就断定龙战于野,阴阳皆不能相胜,终归涣散的,若逆数而行,必致大凶。因此圣意遂决,率笔写了这诗。临时时,家君命星夜赶路,恐不及再见帝师了,果然应验若此。”吴太师道:“燕藩未反时,尊公豫言必反,而今焉得有错!”忽报荆门开府姚襄飞奏密本,吴太师亦即同诸臣启视云;吕军师同着大将刘超驾一小舟,不知去向。次日,道臣沈珂亦挂冠而遁。众文武齐声道:“此无疑是军师也豫知帝师升天,英雄之见,大略相同。”吴学诚拊心道:“噫,天数若是乎?我即于今日往诣行在,君臣生死一处。”刘璟扬言道:“在外开府将军处均宜行文知照,听其自处。我辈各行己志可也。”

  于是曾公望收了玉圭,王琎卷了圣容。诸臣皆暂归邸第,整理毕,复聚在阙下,大恸一番,出朝而散。独有小皂旗睁目大呼者三,即拔剑自刎。时董、宾二老将军皆先去世,董翥、宾铁儿正要同扶父柩还葬,遂将小皂旗棺殓,载之而去。

  今将诸臣踪迹悉志于左:

  晋爵太师、前翰林院编修、充平燕军师程济,

  晋爵太傅、前监察御史叶应贤,原名希贤,

  晋爵太保、前吴王府教授杨应能。

  叶、杨二公,从帝微行十年,同时病卒,葬在滇中之浪穹山,帝手笔题曰“两忠之墓”。嗣后随驾,止济一人。

  太师吴学诚,原官侍讲。

  太傅赵天泰,原官编修。

  太保梁田玉,原官秋曹。

  少傅郭节,

  少保宋和,

  大冢宰程亨,原官检讨。

  大司徒刘仲,

  大司寇何洲。

  以上旧臣八人,或入蜀,或之楚,或游吴、越,或适滇、黔,各去寻访行在。

  少师李希颜。原官赞善。

  先因老病致仕,仍遁居于夹谷。

  少师王琎。原官宁波郡守。

  祝发为僧,去游五岳。曰:“帝尚披缁,何况臣子。”少监王钺从之去。太监周恕先数日已卒。

  太保金焦,原官刑部侍郎。

  大司寇冯?,原官刑部司务。

  大司徒梁良玉,原官中书。

  大司空黄直,

  都宪御史王资,

  晋衔大司空灵台正王之臣。原官钦天监正。

  以上旧臣六人先后去世。均有谥号。

  方外宗伯兼迎銮使钱芹。曾从苏州府太守姚善起兵勤王,为行军祭酒。

  访求行在,卒,葬于荆门山中,有谥。

  大宗伯周辕,系殉节衡府纪善、谥文节公讳是修之子。

  大司马胡传福,系殉国大理少卿、谥忠端公讳闰之子。

  薇省左学士黄贵池,系殉难博士、谥忠慎公讳彦清之犹子。

  都宪御史张彤,系勤王殉难乐平县尹、谥忠成公讳彦方之子。

  少司农陈鹤山,系殉国户部尚书、谥忠贞公讳迪之子。

  大司空曾公望,系殉国监察御史、谥忠靖公讳凤韶之长子。

  少司寇茅添生,系殉国副都御史、谥忠敏公讳大方之长孙。

  黄门尚书周文献,系勤王殉难松江郡丞、谥忠僖公讳继瑜之子。

  黄门侍郎侯玘,系殉国刑部尚书、谥忠简公讳泰之孙。

  以上九人,各怀印绶归里,以诗礼传家,训诫子孙,永不出仕,忠孝闻于奕世。

  薇省大学士方纶,系殉国文渊阁博士、谥忠肃公讳孝孺之子。

  少宗伯卢敏政,系殉难太常少卿、谥忠安公讳原质之弟。

  少司空郑珩,系殉难监察御史、谥忠穆公讳度之子。

  豫州巡察道余学夔,系洪武年间进士。

  学夔本云间人,为正学弟子。刑部尚书魏泽曾以方氏遗孤托之鞠育。而卢、郑王皆以方党灭族,无家可归,遂相约学夔同之云间,隐于九峰山。

  侍读学士刘藜,系殉国大理丞、谥忠节公讳端之子。

  侍讲学士王作霖,系殉国刑部郎中、谥忠恪公讳高之子。

  以上二人,遣发妻子居淮海之滨,易黄冠,遍游天下名山,后结茅匡庐以终。

  少冢宰卓孝,系殉国户部侍郎、谥忠清公讳敬之子。

  少司马巨如椽,系殉国监察御史、谥忠献公讳敬之子。

  加卿衔左都谏魏衮,系殉国监察御史、谥忠悫公讳冕之子。

  加卿衔右都谏邹希轲,系殉国大理丞、谥忠勤公讳瑾之子。

  诸公各有令嗣,早卜居于荆、襄之间,遂去隐于渔,如沧浪渔父云。

  讨燕元帅、大司马刘璟,系太祖军师诚意伯讳基之子。公只身在阙。还至青田,与家人诀别曰:“我先人开国,后人不能复国,岂可生于篡逆之世!”辫发自经死。

  晋少师、大司马、参赞军国重事,充迎銮亚卿、副军师高咸宁,原济南儒生,为铁兵部之参军。

  济南尹高不危,咸宁之弟。

  青州监军道高宣,咸宁之兄。

  少师初闻帝师升天,又闻吕军师遁迹,慷慨悲歌,命酒痛饮,至半夜,端坐而逝。其昆弟隐居于华不注山,终身不入城市。

  大司马、开府豫州铁鼎,原名康安,系殉国兵部尚书、谥忠武公讳铉之子。

  公有二子,谕之曰:“我初志原从先人同死社稷,今幸宗祧不斩,当亟待严慈于地下。汝等宜卜居于华不注山,与高氏为邻。”遂绝食而卒。

  少司马、都宪御史、开府淮西景星,系殉国左佥都御史、谥忠威公讳清之子。

  佥宪御史、开府徐州练霜飞,系殉国副都御史、谥忠定公字子宁之子。

  二开府各遣发公子居于滁州山中,自与夫人泛舟于五湖,逍遥世外,如范少伯云。

  少司马、都宪御史、开府上谷司韬,系殉国佥都御史、谥忠毅公讳中之子。

  先得仝然手书云:“在开封时,司公曾托梦,言某术数当为西洋开法之祖。今时会已届,浮海去矣。”居数日,帝师升天,公即命子卜居于莱郡,与仝氏相依,亦浮海而去,相传为水仙云。

  少司马、开府青州高崧,系殉国监察御史、谥忠介公讳翔之子。

  公已有子而丧耦,仍戴黄冠入嵩山。后游于终南,不知所终。

  佥宪御史、开府荆门姚襄,系勤王殉难苏州府太守、谥忠桓公讳善之子。襄乳名保儿。

  忠桓公率同郡人钱芹、俞贞木、王宾等起兵勤王,时三人之子咸在开府署中,遂同归吴中,隐于西山,当时称为勤王世家。

  黄门左尚书史彬,原官宾辅。

  黄门右尚书郑洽,原官待诏。

  以上旧臣二人,奉帝命为江、浙间东道主。帝曾三过史彬之家,为人侦知首告,至拖累死。洽谒帝后还家,以劳疾卒。

  大司成杨礼立,系勤王殉国袁州府太守、谥忠康公讳任之子。

  农曹正郎兼督运军饷使杨福,系殉节给事中、谥烈愍公黄讳钺之友。

  福本常熟人,礼立重其义,与之同行,隐于虞山,为灌园叟。人称为山中二杨,胜于朝内三杨。

  特简将才、充讨燕监军使谭符,系殉国兵部郎中、谥忠愍公讳翼之子。

  谭监军欲作留侯一椎故事,雕儿、蛮儿皆从之入燕,闻燕王薨而各散。监军去,隐于长兴山中。

  京营前军大将军瞿雕儿,系都督赠威武侯讳能之子。

  雕儿归于卸石寨,与董、宾二将军结小村以居,射猎为乐,人称曰“三忠杰”。

  京营左军大将军周蛮儿,系殉国佥都御史、谥忠憙公讳璇之子。

  羽林左冠军先锋使金山保,系殉国户部侍郎、谥忠襄公郭讳任之子。

  羽林右冠军先锋使咬住,系殉国监察御史、谥忠惠公谢讳升之子。

  以上三将军同隐于浙之西湖。春秋花月,逍遥于两竺六桥之间,曰:“死后神魂,可依岳、韩二忠武云。”

  镇守黄河大将军暴如雷,系殉国刑部尚书、谥忠直公讳昭之子。

  原籍山西,从孟津渡黄河,至中流,语其子曰:“我既不能尽孝于父,又不能尽忠于君。汝其归里,善继先人之志,训诫子孙,永勿仕进于篡逆之世!”遂跃入河中。

  荆门监军道董春秋,系殉国监察御史、谥忠哀公讳镛之子。

  闻吕军师入蜀,遂别其妻孥,前去追访。不得,遂修道于青山城,亦仙去。

  淮南巡察道胡复,系殉难兵部侍郎、谥靖节公讳子昭之子。

  入蜀寻访叔父子义,不获。返,得遇叔父之子胡缜,遂同归故里,复亦更名为绍,隐于耕。

  黄门侍郎陈囦,系勤王列国征州府太守、谥忠懿公讳彦回之弟。

  仪曹正郎、神乐使王昪,原南都神乐观道士。

  督理军储兼佥宪御史周缙,原官永清县典史。

  荆南督饷道胡先,原官沛县县丞。

  开封府太守金兰,原候选典史。

  周、胡、金三人本浙之会稽籍。侍郎与仪曹心爱剡中山水,相率去,隐于山村,结为五老社,啸傲花月,均以寿终。

  值殿左将军张伦,原官燕山守备。

  值殿右将军倪谅,原官燕山百户。

  驻守德州偏将军葛进,原德州卫千总。

  三人避迹五狼岛,结村而居,为老农老圃,人谓之“三义村”。

  建文二十六年秋七月辛卯,月君升天时,燕太子正早朝,文武百官同登五凤楼,看望得分明,皆诧为异事。太子顾谓诸臣道:“却原来是位天仙,怎么说做妖寇?怪不得建文旧臣悉行归附。当日冲虚真人说,是为生民劫数降下来的,诚然不错。”

  诸臣顿首,咸称“天下太平,殿下洪福”。随谕阁臣速缮奏疏,请旨处分济南事宜。疏未发,忽接密诏:驾已崩于榆木川,直待灵车进了居庸关,然后发丧。太子即日登基,是为仁宗皇帝,建号洪熙元年,大赦天下,并颁恩诏。凡建文时忠臣义士已经诰赠爵谥者,悉循当日恤典。如有遗漏未追赠者,查确奏请,并子孙咸得荫职。其靖难时阵亡将士,毋分南北,一体褒恤。

  原有世职者,仍准承袭。至忠臣之妻女殉难者,悉加追封。敕郡县所司:凡忠臣烈女,皆得建坊立祠,以表其节。兹纪其烈女载诸史册可据者:

  兵部尚书铁铉妻杨夫人并二女,母薛太夫人。

  文渊阁学士方孝孺妻郑夫人并二女。

  礼部侍郎黄观妻翁夫人并二女。

  翰林院修撰王叔英妻金夫人并二女。

  监察御史谢昪妻韩夫人并四女。

  大理寺丞胡闰妻王夫人并一女。

  刑部尚书侯泰妻曾夫人。

  工部侍郎张安国妻贾夫人。

  副都御史茅大方妻张夫人。

  佥都御史周璇妻王夫人。

  监察御史曾凤韶妻李夫人。

  左拾遗戴德彝嫂项夫人。

  监察御史林英妻宋夫人。

  兵部郎中谭翼妻邹夫人。

  浙江臬司王良妻某夫人。

  征州府太守陈彦回妻屠夫人。

  镇抚牛景先妻某夫人。

  户部侍郎郭任三女。

  监察御史董镛一女。

  萧县令郑恕二女。

  青州府教授刘固母袁太夫人。

  燕山卫卒储福妻范氏,母某氏。

  国师道衍孀姊姚氏。

  以上忠臣妻女,凡随夫与父殉节者,妻封义烈,女封孝烈。

  若因夫与父被难者,妻封安烈,女封哀烈。其发在教坊自尽者,妻封清烈,女封贞烈。忠臣之母封宜烈。唯德彝之嫂封超烈。

  道衍之姊、储福之妻,均封超节。自此四海人民心悦诚服。时建文帝行在楚中,闻之,曰:“此子可谓干父之蛊也。但要天下太平,如朕临轩,夫复何虑。”于是得逍遥于山水。

  又十六载,为英宗正统五年,朝中已历四世,帝年六十有四,问济曰:“我欲归于祖陵可否?”济卜之吉,遂出滇南,至藩司堂上,南面盘膝而坐,曰:“我建文皇帝也。”巡方御史飞章奏闻,有旨送归燕京。时从亡者皆去世,唯济一人侍从,而朝内旧臣亦无一存,都不识认。止一宦官吴亮,为帝旧侍,令辨真伪。帝见亮即呼曰:“汝吴亮也,老至于此!”亮对“不是”。帝曰:“朕于某年食子鹅,弃片肉于地,令汝作狗餂之,犹如昨日,难道就忘了么?”亮遂涕泣伏地。帝左趾有黑痣,亮以手摩视之,乃持亮踵大恸,不能仰视。退而自经。英宗闻吴亮死,知亮是真,迎入大内,以儿孙礼拜见,称为“太上老佛”。济叹曰:“今日得终臣职。”遂入徽之黄山,隐于天子都。

  后帝寿至八十九而崩,卜葬于西城外黑龙潭北,碑题曰“天下大师之墓”。岭南屈大均曾谒帝陵墓,有诗曰:

  让帝飘零海峤东,龙归犹识未央宫。

  风雷岂敢疑姬旦,禾黍何当怨狡童。

  父老争迎灵鹫锡,山河如弃鼎湖弓。

  伤心陵墓无封树,秋草离离白圳中。

  帝之长子名文。诸臣在宫中泣别时,有兵部侍郎廖平请于帝,匿文火奎以去,后为奸人讦首。而廖侍郎则先已寄托于黎平土司曾长官家,变姓曾氏矣,以此搜查无获。仅抄没廖平之家,流徙蜀中。及文火奎既长,平以少妹妻之。而后访求帝迹,相遇于浙之桐庐。既复命,乃自尽。及帝还京,文火奎仍复朱娃。越二百五十年,烈皇帝殉社稷,皇家子孙殄灭无遗,唯文火奎一脉,超然物表。至今云多繁衍。盖天所以厚让帝之福云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