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学 长篇小说 刘公案

第一百七回 陈大勇力擒劫狱人

刘公案 佚名 2473 2020-04-18 10:03

  徐克展来到德州南门,瞧了瞧城门关闭,门洞内还一溜站着几个人,端着鸟枪。逆匪看罢,不敢前进,掉转身躯,向东边那个胡同就跑。后边的游击李胜龙、守备冯兴武、千总张士喜、把总、外委,还有二衙陈工一干兵丁、衙役,全都跟进这个胡同来,按下不表。

  且说徐克展进了胡同,正往前走,抬头一看,并无有道路,到了城根底咧!原来是一条死胡同!

  逆匪看罢,暗说:“不好!前有城墙拦路,后兵追赶,吾命休矣!”眨眼之间,后面的官兵也到咧,一齐嚷:“拿呀!拿呀!这是个死胡同,他可无处跑了!”说着,齐往上拥。徐克展见事不好,也不敢和众人动手,瞧瞧北边房比两边房还矬一点,将脚—跺,“嗖”一声,蹿上房去。众人一见,齐声嚷叫:“上了房咧!上了房咧!”游击李胜龙一见徐克展上了房咧,他不敢怠慢,吩咐守备冯兴武带兵五十名,在一边等他,他带领千把外委兵丁衙役,要到房子北边,厢房两边都有人,看他往那里跑!

  不言游击李胜龙前后把守,再说徐克展上了草房,举目一看:两边都有人马把守,不敢下去。又留神一看,不由满心欢喜。方才表过,这是个死胡同。东头就是城根,这个房子只接连到城墙根的底下。徐克展想着要从房上再上那城墙,好去逃命。

  草房上,迈步如飞向东行。也是逆匪该命尽,蒜市口,万剐凌迟血染锋。众明公,外州县不能像此处,要比北京那不能。瓦房稀少草房广,不过是,暂且栖身度平生。偏偏的,这家房子年久远,秫秸糟透是实情。徐克展,并不知道这事情,一心要,纵上城墙去逃生。刚然跑到这房上,只听得,“唿隆”一声了不成!将房踩塌一大块,泥土一齐往下倾。徐克展,盖不由已往下坠,“咕咚”掉下这房中。按下逆匪掉下去,再把这家明一明。

  不言徐克展将房踩塌,掉在房中。且说这一家,本是娘儿三个,寡妇母亲两个儿子。大儿子三十六岁,名叫王文左,现在本城德州陈二衙署中当马快;小儿子年方十八岁,名叫王文福。娘儿俩屋中正然吃饭,忽听“咕咚”一声,打房上掉下一个人来,正正地掉在桌子上面。“哗啦”的一声,碗盏也砸碎咧!娘俩吓得饭碗也扔咧!王文左的母亲陈氏,站起身来,用手一指说:“这个人好无道理!难道说没放着走道?你为什么打我们房上走,将我们的房子糟踏了?掉下来把碗盏也打碎,这是何道理?”且说逆匪徐克展,一心要借房上了城墙逃命,不料刚到快头王文左家的房上,只听“唿噜”一声,塌了一个窟窿,把他掉在人家房里去咧!将人家的碗盏也踩咧!慌忙爬起,还未站稳,忽听有人数詈,徐克展举目观瞧。

  徐克展,他举目留神观看,面前站着两个人:却是一男并一女,口中数詈不绝声。逆匪也不敢往外走,怕是两下众官兵。虽然身上会武艺,孤掌难鸣了不成!正是贼人心中怕,忽听门外叫一声。口中只把“娘亲”叫:“快来开门莫消停!”

  正是徐克展他的心中害怕,忽听外边叫门。这逆匪不敢怠慢,转身形就往外走。原来是快头王文左回来了。他母亲听见是他儿子回来,刚要往外走,只见房上掉下来的那个人,也往外走。陈氏一见,伸手要拉住他,这个贼一晃身形,蹿出来到当院之中,往外观瞧。

  徐克展,来到当院仔细看,关闭两扇小街门。门外一人声喊叫:“娘亲快着开了门!”叫着叫着将门踹,一直跑到这院中。抬头瞧见徐克展,不由他的眼睛红。一直径奔徐克展,手抡铁尺下绝情,一心耍把贼拿住,上司跟前好报功。望着贼人抡铁尺,一声喊叫往上冲。逆匪一见刚要跑,门外嚷:“别走了胆大欺心作恶的人!”

  徐克展手无寸铁,一见王文左手抡铁尺,径奔他来,俗语说:贼人胆虚。侧身要逃跑,只听得门外一片叫“杀”连天,只嚷“拿呀!拿呀!别走了逆匪!”恶贼魂魄皆惊。这正是一人舍命,万夫难挡,克展着急,仗武艺邪术护身,一探手,径奔王文左。快头往上一奔,贼人往下一扑,两来的劲,把王文左扑了个跟头。贼人得便,将快头的铁尺从手内夺过来,逆贼满心欢喜。既得了家伙,立时就长起威风,口内说:“太爷得了家伙,可就不怕你这些狗男女了!”说罢,铁尺高扬,将王文左性命追了。

  正要逃走,那知道罗锅子刘大人察河回来,打船德州经过。

  事逢凑巧,正遇见德州的官员兵丁捉拿大名杀官的逆匪。再者,刘大人回来复旨心急,并无传牌到此。刘大人爱私访,到处里要治贪官污吏土豪光棍,故此传牌压下,并无传到此处。大人的轿刚进南门,忽见许多兵丁,手拿鸟枪,连忙关上门。大人不如何故,刚然要进门,忽就瞧见众官兵捉拿逆匪。刘公一见,瞧望陈大勇、王明、朱文三人讲话。

  贤臣爷,眼望朱、王、陈大勇:“好汉留神要你听:德州官役拿逆匪,耳闻贼人武艺通。既是咱们来遇见,帮助快拿这贼人!”大勇、朱、王忙答应,各拿兵器要拿人。

  若不是,朱、王、大勇拿逆匪,焉得擒住这贼人!解上北京皇爷审,大勇、朱、王把官升。此是后话暗中交代,且把那,大勇、朱、王明一明。三人奋勇朝上撞,只说“贼人跑不能!”官役闻听吓一跳,不知来的是什么人?又见三人往前跑,剪直径奔恶贼人。官兵不知什么故,不知其中就里情。官役纳闷且不表,再说三位老英雄。大勇当先往上跑,朱文、王明随后跟。三人径奔徐克展,逆匪着忙细留神:三人都是捕役样,不知他的姓与名?一个是,手抡铁尺朝上撞,一个是攮子绕眼明,那一个,手抡折铁刀一口,三人迎来奔他身。克展一见微冷笑,他把三人看得轻,手抡铁尺朝上冲。贼人也是舍了命。估量难往城外奔,舍了命的贼人抡铁尺,要与三人拚一拚。抡尺径奔陈大勇,好汉一见皱眉峰。朱文、王明一声喊:“快着来!捉拿大名杀官的贼一名!既然学会浑身艺,丈夫必要显英名!”

  大勇回答说“正是,贤弟们,大家努力把贼擒!若要是,走脱杀官人一个,坏了从前以往名!”说罢三人往上拥,围住贼人不放松。逆匪观瞧哈哈笑:“狗腿留神要你们听:太爷当初也是马快,晃动大名一座城。尔等也敢来拿我?

  叫你们难保命残生!”说罢手内抡铁尺,要与三人把命拚。

  大勇、朱、王不怠慢,各举兵器奔贼人。克展此时红了眼,恨不能,他把三人来整吞!一个箭步蹿上去,大勇连忙扭身形。贼人身形掌不住,只听“咕咯”响一声。这一来,三人拿住贼逆匪,乾隆佛爷御审明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