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学 短篇小说 斩鬼传

第十回

斩鬼传 刘璋 5741 2019-10-25 08:43

  词曰:世人皆趋巧,老实些纔好。老实若过头,便是现世活宝。活宝独有正南偏恼,设计将他害了。一概妖气尽扫,尽扫却亏谁,还是唐家锺老。锺老锺老,这个功劳不小!

  且说那楞睁大王,生来朦胧,秉性痴拙,虽然尊严若神,却是木雕泥塑。他正在灰葫芦山闷坐,迷糊老实报道:“大王,祸事到了。有个钟馗领着许多兵将,前来征讨大王。”那楞睁大王白翻翻着两只眼,竟如听不着的一般,并不回答。迷糊老实又重说了一遍,他纔楞楞睁睁的说:“甚么呀?”迷糊老实道:“钟馗杀大王来了。”他大睁着眼,把脸睁得通红的,道:“我比你不知道。”又猛然叫乜斜鬼道:“过来。”乜斜鬼乜乜斜斜也不理他。又有顿饭时候,又大叫道:“过来。”迷糊老实问道:“大王叫谁过来?”楞睁大王道:“我教你打探钟馗。”迷糊老实得令去了,乜斜鬼乜乜斜斜纔过来。楞睁大王又道:“好奇怪,怎么又有一个乜斜鬼了。”乜斜鬼道:“止我一个,那里还有第二个像我脊骨的哩。”楞睁大王又定了一会,说道:“错了。”乜斜鬼道:“又错了甚么?”楞睁大王道:“使他打听钟馗,错使了你了。”乜斜鬼道:“我在这里,怎么又错使了我了?”楞睁大王看了两眼,点点头,道:“又错了。”乜斜鬼道:“错了甚么?”楞睁大王道:“使你打探钟馗,错使了他了。”那乜斜鬼方纔领了令出来。

  下了灰葫芦山,出了草包营,慢慢而行。祇听得笙萧聒耳,十分可听。乜斜鬼道:“不要管他,我且在此看看。”于是走近前来,祇见一所大庄院,庭堂台榭,盖得着实整齐。大门外一班乐工不住的吹打,二门外又是鼓乐。庭院内锣鼓喧天,一班男戏,一班女戏,一边一句唱的起来。左边厢房中和尚诵经,右边厢房中道人念咒。席间婊子斟酒,管家上菜,灯烛辉煌,照耀如同白日,人山人海,十分热闹。主人坐在上面,穿着无数衣服,皮袄上又是皮袄,暖耳上又是暖耳,还恐怕穿不了,把衣裳又在衣架上搭着。饮的酒无味不美,吃的菜无色不精。乜斜鬼心中想道:“此必是公侯人家,不然这等奢华?”因悄悄的问众人道:“这家老爷是甚么人家,今日做甚事?这等热闹。”那人道:“甚么老爷,是个白丁。”乜斜鬼道:“白丁怎么这般体统?”那人道:“他叫做活施鬼,今日是他的生日,年三十了,念受生经哩。你看他这等活施,家财却也有限。今日这样受用,祇怕明日就没米吃了。”乜斜鬼道:“原来是一位捣悬,没有实落。”

  这乜斜鬼整整看了一夜,竟忘了打探钟馗,天明纔走回来。楞睁大王问道:“你来了么,钟馗果是如何?”乜斜鬼道:“一味捣悬,没有实际。”楞睁大王道:“如此不足畏矣。”乜斜鬼道:“你道我说谁捣悬?”楞睁大王道:“不是钟馗捣悬,难道孤家捣悬不成?”乜斜鬼道:“你两个都不捣悬,祇有活施鬼捣悬。”楞睁大王大睁眼道:“怎么叫你打探钟馗,你又扯出活施鬼来了。”乜斜鬼啐了一口,道:“我就忘了打探了。”楞睁大王气得半日不说话。乜斜鬼乜乜斜斜呆站了半日,楞睁大王道:“饥了。”乜斜鬼道:“饥敢吃饭。”又站了半日,方纔走到厨下,先把一盘呆瓜菜上来,然后是一盘死狗肉,又是一碗腌鸡脖子,又是一碗老羊肉,随着一盘大馍馍。楞睁大王正吃的受用,迷糊老实禀道:“大王快上膳,准备厮杀,钟馗已到草包营了。”楞睁大王吃毕饭,揩了嘴,从容问道:“钟馗厉害么?”迷糊老实道:“手执青铜宝剑,头戴软翅纱帽。到处便斩妖精,不教一个余剩。率领兵卒数百,还有司马将军。须臾踏破草包营,不怕大王楞睁。”

  楞睁大王两眼大睁,道:“叫乜斜鬼出阵。”迷糊老实道:“他不知那里去了。”楞睁大王叹道:“奸鬼与伶俐鬼在时,我嫌他们不老实,如今把乜斜鬼又走了,这该怎处?”睁了一会,少不得披盔贯甲,出来接战。这边富曲出马问道:“你就是楞睁大王么?”原来这楞睁大王他有桩绝妙本领,任你骂他、啐他、打他、杀他,他总是瞪了一双白眼,半声不出。富曲问之再三,并不回答,富曲大怒舞刀砍来,他分毫不动。富曲大奇,不知他是何伎俩,不敢动手,祇得收回刀来,勒马归营,报与钟馗。钟馗道:“这又奇了。”于是提着宝剑冲出阵来,试去砍他。他果然分毫不动,就如泥塑木雕的一般。钟馗想道:“此人必有异术,不可轻犯,且回去再处。”于是带转白泽,回到营中,对富曲道:“我想此人,他的身子不怕枪,必与涎脸鬼的脸无异,定是个杀不了的;不然何以这样不怕刀剑?必须要想个法子制他纔好。”地溜鬼走上前来道:“小人去将他头上栽一尾大炮,点燃将他震死,如何?”钟馗道:“就如此去试试看。”这地溜鬼拿了一尾大炮,往他头上去栽,他也祇是不动。地溜鬼将炮点燃,一声响就如山崩塌之状。看那楞睁大王,不但未曾震死,益发成了个睁头了,更觉端正。咸渊道:“这样人,杀他也污了俺的名目。祇须将他身后掘一深坑,我们暂且回兵,留下地溜鬼看守。他见我们去了,他自然回去,将他陷在坑中,活埋了就完帐。”于是差遣阴兵在他背后掘了深坑。

  那楞睁大王祇顾在那里睁着两只白眼,那里管身后消息?钟馗安排停当,留下地溜鬼打探,拨转阴兵往后而退。远远望见一所庄院,甚是阔大,钟馗道:“俺们就在此驻马。”于是竟进庄院来。你道这庄院内住着何人?原来就是活施鬼。他庆毕生辰,果如人言,次日便没了使用。和尚、道士、戏子、乐人、吹手都来要钱,少不得将暖耳、皮袄、衣服等项一并当卖,还了众人,止留下几件纱衣。此时钟馗已到门首,他没奈何,穿了出来迎接,但见;头戴纱巾,身穿纱服。头戴纱巾,冷飕飕自然拘缩。身穿纱服,颤巍巍勉强摇摆。轻绡遍体,乍看犹类穷酸,鸡粟满身,细睹浑如病鬼,缊袍不耻,未必有子路高风。春服既成,何曾是曾参气象。弯其腰而抱其腹,病于夏畦。流其涕而掇其肩,惟爱冬日。

  钟馗问道:“如今虽然立春,天气尚寒,足下为何穿起纱衣来?”活施鬼道:“既已立春,何如穿不得?”钟馗道:“既是穿得,为何打颤?”活施鬼道:“这样寒天,如何不打颤?”钟馗哈哈大笑,笑的活施鬼大怒起来。你道为何就这等大怒?祇因他庆贺生辰,赁下这所大庄院,以便宴宾作戏,早上房主来赶他腾房,又被那些鼓手人等吵闹要钱,将些衣服变卖了。他是好体面的人,此时穿上纱服见人,已是赧颜,正在气恼上头,当不得钟馗这一笑,他所以恼羞变成怒,登时发暴起来,道:“你是甚么人?敢没头面来笑话我。”一头竟撞将去,不想他用得力猛,钟馗往开一闪,撞到墙上,脑浆进流,竟撞死了。钟馗正在惊讶之际,阴兵来禀道:“外边捉住一个奸细,候老爷发落。”钟馗叫带进来,几个阴兵簇拥着乜斜鬼当庭跪下,钟馗道:“你是何处来的?”乜斜鬼道:“小人是灰葫芦山草包营来的,楞睁大王昨日使小人打探钟馗,小人昨日在这边看唱,就忘了。今日忽然想起来,又来打探。但不知这钟馗是黑的,是白的,在东在西。老爷们若见时,告小人知道,不然空回去,大王又称小人不中用。”阴兵皆笑,包斜鬼道:“不要笑的,这是实话。”阴兵骂道:“瞎眼贼,现在锺老爷面前跪着,还要瞎说”。乜斜鬼听说是钟馗,爬起来就跑。富曲大喝一声,砍倒在地,再也不乜斜了。正是:生来大号既乜斜,死后尊称难脊骨。

  料想阴司也不用,转来山后作呆鹿。

  再表楞睁大王。自钟馗去后,他还祇管站着,忘了回去。地溜鬼等得心发火,定了一计,假充迷糊老实,过去禀道:“大王饿了,请回进膳罢。”楞睁大王道:“那钟馗再不来了么?”地溜鬼道:“不来了。”楞睁大王点点头,转身子要走,大跨一步,道:“不好了,孤家跌下去了。”话犹未了,一声响亮,落入坑里。地溜鬼飞报与钟馗,钟馗领兵复来看时,祇见那楞睁大王在坑里边楞楞睁睁坐着。那地溜鬼逞他梭溜,拿了一杆枪往下便刺。谁想楞睁大王他也有不楞睁时,竟将枪杆捉住一拉,将地溜鬼拉下土坑去。众阴兵正欲救时,楞睁大王已是将地溜鬼坐在屁股底下压死了。钟馗大怒,令阴兵急急掩土,可怜这楞睁大王楞睁了半世,至此了帐。正是:三分气在也无用,不待身亡事已休。

  钟馗活埋了楞睁大王,问咸、富二神道:“俺记得出阴府时,阎君付俺的鬼薄,上面临了一个楞睁大王。今日既灭了他,何不将鬼簿查查,看诛了多少个鬼。”咸渊拿过簿子来,逐名细查,一个个或斩或抚,并无遗漏。钟馗大喜道:“这等俺的功行已满,可以班师。”于是收了宝剑,插了笏板,果然是鞭敲金镫响,齐唱凯歌回,浩浩荡荡回阴曹地府而来。正是:斩尽邪魔剑气寒,功名归去万人欢。

  阎君若问诛邪事,不比轮回一样看。

  钟馗等过了奈何桥,进了枉死城,把门判官认得是钟馗,迎入酆都城内,连忙上森罗殿通报。此时十殿阎君正都在一处会议公事,听说钟馗到来,都下殿迎接。钟馗上前行礼,阎君笑道:“屈指一年,便已尽诛,尊神成功之速也。”钟馗道:“托赖大王余威,又借咸、富二神翼赞之功,小神何功之有?”阎君让到殿上,交拜毕,咸、富二神过来参见阎君。此时相待也就不同先前了,于是大排筵席,钟馗上坐,咸、富二神旁坐,十殿阎君主席相陪。

  饮过三巡,阎君道:“尊神诛鬼功劳,请道其详,我等好仰奏天庭,以讨封爵。”钟馗遂将某鬼如何斩灭,某鬼如何安抚,说了一遍,又道:“还有几个不在簿子上的,小神见其可恶,一并斩了。”阎君问道:“是那几个?”钟馗道:“是死大汉、不惜人,以及色中饿鬼所驭的那些妇人,俱是簿子上无者。”阎君道:“尊神有所不知,那死大汉是吕布所转,因他虽然勇猛,却少刚骨,所以罚他转了这等个人,以待尊神诛之,报他杀丁建原之罪也。那不惜人是张六郎所转,因他生的美,人皆爱他,故有许多淫欲之事,所以罚他转成个不惜人的人,今世之憎他者,皆前世之爱他者也。尊神也诛得不差。”钟馗道:“如此说来,那些妇人想必也有些因由了。”阎君道:“怎么无因由?那都是吕太后、武则天、赵飞燕、杨贵妃、虢国夫人,以及贾充妻等之类。因他们淫欲无度,所以罚他们受些饥寒,少改前过,不想犹然无耻。尊神虽诛之,尚不足以尽其辜,俺还要罚他们变作母猪、母羊、母驴、母马去。”钟馗道:“此辈不过好淫,殿下加以如此之罪,如曹操、王莽辈,我朝杨国忠、安禄山、卢杞之徒,殿下如何处之?”阎君道:“曹操、王莽已在阿鼻狱中数百余年,杨国忠已罚他作牛,安禄山已罚他变猪,凡活时遭受无限之苦,死时还要一刀,剥皮剉骨,其罪莫大,阴司自有公道,阳间不知。”咸、富二神听说处的杨国忠、安禄山如此凄惨,齐声道:“善哉,善哉,我二人之恨亦消矣。”钟馗又问道:“卢杞怎么样了?”阎君道:“昨日拿到,还未判断。”钟馗道:“何不牵来,小神问他一问?”阎君传下号令,十数个狰狞恶鬼索缚而至。钟馗见了,大怒道:“卢杞,你还认的我么?”卢杞抬头一看,见是钟馗,唬的战战兢兢,俯伏在地,道:“向日是天子嫌君貌丑,非干卢杞之罪。”钟馗大怒,拔出剑来,就要斩他。阎君道:“尊神若斩了他,反便宜了他。看俺处治他。”命将卢杞下入油锅,须臾皮骨皆脱。钟馗大喜,对阎君道:“也算阴兵们劳碌一场,将此肉赏了他们分散食之如何?”阎君依允,众阴兵领上,踊跃而去。阎君道:“诸恶已除,尊神宜斋戒沐浴,三日后随俺朝见玉皇上帝可也。”当下散席,各秉虔诚不题。

  且说玉皇上帝一日设朝,天上朝仪与人间自是不同,怎见的:黄龙绕柱,彩凤飞檐。左金童手捧香盒,右玉女盘托明珠。盈耳笙萧,丹墀下一派仙乐。满眸瑞雾,宝殿上万道祥光。九耀星官戴着冠,束着带,雍雍雅度。二十八宿戴着盔,披着甲,凛凛威风。南天门下,四元帅东西列坐。玉虚殿中,十美女左右排班。李老君骑青牛远来朝觐,吕纯阳跨白鹤忙至三呼。还有巨灵神身若泰山,端秉金戈来直殿。更有个老寿星头如柳斗,斜倚竹杖看朝仪。

  当日玉皇高坐,众天神朝贺已毕,玉皇问道:“今日乾坤朗,下界清平,南瞻部州想必有真主么?”众天神未及回奏,祇见太白金星俯伏金阶,奏道:“南天门外十殿阎君候旨。”玉帝道:“宣来。”十殿阎君进朝,俯伏奏道:“臣等职司阴界,凡有罪恶,无不秉公裁处。奈大唐有等似鬼非鬼、似人非人者,既任从所性,又加习染,往往有犯罪之实,无犯罪之名,王法不得而加,报应无因而显。幸有钟馗,其人秉刚直之气,具文武之才,祇因生来貌丑,以致唐主屏逐。他自刎而死,唐主令他遍行天下,以斩妖邪。臣等又助他阴兵三百,咸、富二人。咸渊有运筹之能,富曲有万夫之勇。到处荡平魑魅屏迹,此皆钟馗与咸、富之功也。臣闻有功者必蒙厚赏,伏乞陛下封荫赐爵,以昭奖劝。臣等不胜悚惕待命之至。”玉帝听毕,宣三神上殿,见钟馗威风凛凛,相貌堂堂,咸渊儒雅风流,富曲狼腰虎体,天颜十分喜悦,传旨:“十王请回,朕当赐爵。”于是十殿阎君拜谢了,自回酆都去了,钟馗等俯伏殿下候旨。须臾,太白金星高捧玉诏,当殿宣读:“玉帝诏曰:朕维两仪既判,三才始分,天得一而成阳,地得一而成阴,禀天地气属五行。讵料风俗各异,习染成性。兹者南瞻部洲大唐国世界,人心恶孽,尤为可悯,或浮夸而鲜实,或虚诈而不诚,或心怀悭吝,不顾子孙之悖,或任情奢侈,不惜天地之珍,或嗜酒而亡命,或爱色以殒身。王法绳之而无据,因果报之而无凭。尔钟馗秉清刚之德,存正大之心,诛邪种种之不善,厥续确确其匪轻,可封为诩正除邪雷霆驱魔帝君。咸洲有孔孟之操,建孙吴之略,可封为天枢文德翼圣真君。富曲擅贲、育之勇,兼逢、羿之能,可封为天枢武德赞圣真君。呜呼,妖气既尽,仰太阳之普照,正气长伸,皆钟馗之宏功。业既高于今古,爵宜冠乎天人。钦此,谢恩。”

  钟馗等谢恩毕,玉帝退朝。咸、富二人谢别钟馗,俱到天枢垣赴任去了。钟馗出了南天门,骑上白泽,前面两杆龙旗开道,往庙中享受香火。这庙自从斩了抠掐鬼,众百姓感戴,盖得金碧辉煌,光彩耀目。五间大门,七间大殿,甚是宽敞。不但钟馗享受无穷,连那蝙蝠、白泽也都同受香火,且是灵验异常,求风得风,求雨得雨,百姓们莫不虔奉。县尹呈祥上司,上司奏闻朝廷。德宗皇帝大喜,诏柳公权题匾一面,石青镶底,字贴真金,用黄绫包裹,遣礼部尚书杜黄裳、内侍鱼朝恩前来挂匾。其时轰动了乡村,闹动了店镇,若大若小,若男若女,都来观看。一派笙箫鼓乐,迎匾到庙,解开黄绫包,悬匾于殿上。士大夫争来观看,果然写的端楷,瓦盆大的五个金字,众人念道:“那有这样事”。

  诗曰:花拂帘栊午梦长,醒来题笔纪荒唐。

  诛邪有术言为剑,灭鬼无能口代枪。

  富曲逞奇俱是幻,咸渊定策总非常。

  止因画上钟馗好,一一描来仔细详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