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古籍

作者:高则诚 创建日期:2020-10-03 13:25

简介

《灯草和尚》,即小说《灯草和尚传》。又名《和尚缘》或《灯花梦全传》,共六卷十二回。题“元临安高则诚著”、 “云游道人编次”、“明吴周求虹评”,然文中引及《野史》、《艳史》一般认为是清初作品! 元末有杨知县者,妻汪氏,乃千户之女,15岁时嫁与这杨官儿,17岁时生女名长姑。长姑许与李商人之子李可白。杨官儿致仕后回原籍扬州,夫妻与女三口过活。 然杨官儿虽年四十,性好闲游,一日同几个朋友去苏州虎丘赏月去了。夫人在家冷清度日,忽有一头脸发面俱是红色的婆子自荐于江氏,称善作戏法。是夜,婆子取出一束灯草来,约有三寸长,到火上点着了,叫奶奶来看。夫人走近灯前,只见灯花连连爆下,忽一滴油落在桌上,抖然变了一个三寸长的小和尚,跳了两跳,走向夫人面前问话。后竟直钻汪氏阴户。小和尚又能变作身长八尺,日日与夫人交欢。杨官儿回家知情,夫人乃将和尚藏于婢女暖玉处,和尚遂与暖玉夜夜欢娱。

展开

作品标签: 文学 短篇小说 中国 元朝

小说信息

类别:短篇小说

总字数:3.02万+

总点击量:10320

月点击量:145

周点击量:3

日点击量:3

收藏:573

作者其他作品

评论专区

精品推荐

  • 闹花丛

    闹花丛
    吴敬所 短篇小说

    《闹花丛》是清·姑苏痴情士的小说。叙述了明代弘治年间,南京应天府上元鼎官家子弟庞文英,与五个女子的恋爱婚姻和风流韵事。庞大英才高学富,貌美年少,美女纷至沓来,主动地投怀入抱,于是一妻四妾,欢乐美满。

  • 株林野史

    株林野史
    佚名 短篇小说

    《株林野史》是清代白话长篇艳情小说,又名《株林镜》,四卷十六回,不题撰人,成书于清乾隆年间。题“痴道人编辑”,作者姓名、生平不详。此书清嘉庆十五年伯依保奏禁,道光二十四年的《劝毁淫书征信录》及同治七年丁日昌禁书目均著录,推断当著于乾隆年间。今存上海小说社排印本。书叙春秋时代郑穆公女素娥,生得玉骨冰肌,花容月貌,十五岁时梦与浪游神通,学得采战之法,又与其兄子密偷奸,后嫁陈国司马夏御叔,称夏姬,生一子,名征舒。御叔与之欢会无度,不久身亡。

  • 巫梦缘

    巫梦缘
    佚名 短篇小说

    清代白话中篇艳情小说,十二卷。不题撰人,作者不详。此书《中国通俗小说书目》未著录,日本佐伯文库、中尾松泉堂藏有啸花轩藏板本,半叶九行,行二十一字,啸花轩为清康熙间书坊,可知为清初的作品。此书在清代一再被禁毁,国内未见有藏本。

  • 比目鱼

    比目鱼
    李渔 短篇小说

    戏剧小说。全书共十六回。清李渔撰。该书分为两部分,前七回为《戏中戏》,后九回为《比目鱼》。演绎谭楚玉和刘藐姑的爱情故事。

  • 戏中戏

    戏中戏
    不题撰人 短篇小说

    《戏中戏》清代版本小说,七回。作者“不题撰人”。本书为《比目鱼》的上部,叙述谭楚玉和刘藐姑夫妻偕亡守节的故事。

  • 胡涂世界

    胡涂世界
    吴趼人 短篇小说

    光绪三十二(1906)丙午年中秋,由世界繁华报馆出版单行本。十二卷十二回。作者吴跰人,名沃尧,字小允,又字茧人,后改字跰人,广东南海佛山镇人。清同治五年四月十六日生(1866年5月29日)生于北京祖父寓所,三岁,祖父亡故,随父母奉丧南归。十七岁丧父,十八岁被生计所迫,至上海谋事。光緖廿三(1897)年至廿八年,主持上海各小报笔政。从光緖廿九年起,致力小说创作,进入其文学生涯的黄金时代。宣统二年九月十九日(1910年10月21日)卒于沪寓。本书由若干独立的故事联缀而成,揭露清末官场的丑恶与黑暗。原连载于《世界繁华报》,故事未完。

  • 倩女离魂

    倩女离魂
    郑光祖 短篇小说

    《倩女离魂》(全名《迷青琐倩女离魂》)是郑光祖的代表作。本是出于唐代陈玄祐的传奇小说《离魂记》。宋代人改编为话本,金代人则编为诸宫调。元杂剧初期作家赵公辅有同名剧本,但本剧改动了传奇小说的若干情节,如突出张母的门第观念:“三辈儿不招白衣秀士”,使张倩女和王文举的婚姻得不到最後肯定。这是倩女忧虑的一个重要因素,她忧虑的第二个因素是怕“他得了官别就新婚,剥落呵羞归故里”。封建婚姻筑在“门当户对”的基础上,嫌贫爱富的岳父母,比比皆是,而且高中后抛却原妻的男子也不在少数。这使倩女忧思重重,心神不定,灵魂离开了躯体去追赶情人,表现了她对封建门阀观念的反抗,和对婚姻自主的追求。因此这样的改编实际上又有创造性。 这是一个富于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。郑光祖以优美的文笔,从两个方面叙写了女子在礼教抑制下精神的痛苦。一方面,倩女的魂魄,代表了女性对爱情婚姻的渴望与追求。倩女爱恋的是文举本人,她不在乎有无功名,担心的倒是文举高中后别娶高门。在离魂的状态下,她大胆冲破礼教观念,与心上人私奔,遂了心愿。另一方面,现实中倩女的躯体,则只能承受离愁别恨的熬煎,病体恹恹。当文举中了状元,寄信给张家,说“同小姐一时回家”时,病中的倩女以为文举另娶,悲恸欲绝。显然,既渴求爱情婚姻,又面对礼教禁锢,这便是封建时代女性的的真实处境。她们唯有在非常的情况下,才能挣脱束缚,实现自己的理想。而一旦“灵魂出窍”,精神获得自由,她们便表现得热情似火,敢作敢为。在这里,离开躯体的倩女之魂,寄寓着挣脱礼教枷锁的女性的心态;至于倩女在家中的病躯,那种幽怨悱恻,凄凄楚楚,正体现出礼教禁锢下广大女性的百般无奈。剧中,郑光祖让离魂与躯体有不同表现,这一艺术处理,当给明代汤显祖《牡丹亭》的创作以有益启迪。 《倩女离魂》辞藻俊美,刻划人物细致入微。如第三折: 〔醉春风〕空服遍?面眩药不能痊,知他这腌臜病何日起,要好时直等的见他时,也只为这症候因他上得、得。一会家缥缈呵忘了魂灵,一会家精细呵使着躯壳,一会家混沌呵不知天地。 〔迎仙客〕日长也愁更长,红稀也信尤稀。春归也奄然人未归。我则道相别也数十年,我则道相隔着几万里。为数归期,则那竹院里刻遍琅玕翠。 王国维评说:“此种词如弹丸脱手,后人无能为役。”(《宋元戏曲考·元剧之文章》) 离魂是《离魂记》剧中的主要情节,表现了女主人公张倩女执著的性格,也表现了她追求爱情、追求幸福婚姻的强烈愿望。这种愿望甚至能使灵魂摆脱受禁锢的躯壳而自由行动,精诚所至,超出人力所及的范围。类似“离魂”型的故事,《太平广记》中记有数则,但都没有《离魂记》写得出色。 郑光祖的《倩女离魂》对这一情节加以充实发展,使故事更为生动,更具艺术力量。他把倩女的躯壳和灵魂,分别作了比较细致的描写;一方面,灵魂离躯体而去追赶心爱的人,尽管经受了月夜追船的心惊胆颤的场面,经受了王文举对她的责难,始终不改初衷,坚持著“我本真情”,“做著不拍”,终于遂了心愿;另一方面,躯体却卧在床,恨绵绵,思切切,经受折磨。这样对比的描写,也就增强了作品的艺术力量。

  • 宣室志

    宣室志
    张读 短篇小说

    唐代中国传奇小说集,共十卷。在《崇文书目》、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、《宋史·艺文志》中均有著录,共11卷。明代抄本、《稗海》本均为10卷,附补遗1卷,110多条。盖南宋时从《太平广记》中辑出,《丛书集成》本即用此本排印。

Copyright (C) 2017-2022 https://yueguj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冀ICP备14024062号-4

本网站内容皆来自互联网,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admin@yueguji.com!

返回顶部